回到主页

现金贷尸横遍野,资易通打响“AI清收”第一枪 | 甲子光年

· 甲小姐对话

编辑|火柴Q

采访、撰文|甲小姐

设计|孙佳栋

微信公众号|甲子光年(ID: jazzyear)

年底是清账的时间,所以中国人有个说法是“年关”:过年,就像过关。

这个年关,很多人恐怕不好过了——几记现金贷政策手起刀落,要求“严格约束现金贷业务、持牌经营、利率不得高于36%,银行不得为无牌机构提供助贷资金”……大量现金贷公司进入“末世浩劫”。

这种“无奈”,却带来行业里另一个巨大的爆发点:催收

一夜之间,催收成了全行业的救命稻草。

「甲子光年」的判断是:2018年,催收行业会迎来半年至一年的红利期,成为金融科技中的焦点领域。

而今天刚刚召开发布会的资易通公司是不良资产处置行业的佼佼者。他们的新产品“云电猫”今日正式亮相,提供一站式、有策略的AI不良资产处置方案,打响“AI清收”第一枪。

一年前,我们就开始接触、关注这家公司。从2016年7月成立以来,资易通累计发布4款产品,2017年月收入过千万,年收入过亿,各项业务指标相比一年前都增长超过十倍。

资易通创始人兼CEO盛洁俪(下文称Cherry)在台湾有19年外资银行不良资产处置经验。她曾在一年前对我说:“在大陆,我没有看到很多人在讲‘刹车’。这么大的市场,大家冲得这么快,跑得这么快,有没有人停下来给他们喝一杯水?

当时,用技术改进催收行业的想法还显得有些特立独行。

而现在,所有人都开始抢着喝水、去火。Cherry自己都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恨趣店高调惹祸,现金贷尸横遍野

Cherry最近忙疯了。我和她的对话被迫改了好几次日期。

客户找、记者约、大会请,始于近一个月来“现金贷”监管政策的几记重锤。

“我知道款一直在放,我只是没想到打击这么快来,我没想到在11月底几项政策之后,整个市场疯狂的紧缩。你要跟合规靠,那么你放出去的款怎么办?风险就蔓延到催收这个环节,你需要迅速解决,但是你又必须要合规地解决。

戏剧性的是,这一轮政策缩紧之前,正是现金贷公司风光无限的时刻。

10月,趣店登陆纽交所,开盘暴涨43%。趣店投资人个个站出来大晒投资业绩一时风光无两,可他们恐怕怎么也没想到:高调炫富让这个行业的暴利和原罪一夜之间浮出水面。

有统计显示,市面上78家知名现金贷平台的平均利率是158%,最高贷款利率可达598%。

质疑声鹊起,趣店创始人罗敏却淡定地“回应一切”:不还钱的我们一律不催收,电话都不会打一个,“就当福利送人了”。

仅仅1个月后,一盆冷水把热闹的现金贷浇得透心凉。

从11月21日开始,监管层半月内连发数令,要求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要求已有公司持牌经营、利率不得高于36%……银行不得为无牌机构提供助贷资金;要求各类机构不得进行暴力催收。

36%的红线,瞬间将大部分现金贷公司推入“末世浩劫”:过不完这个冬天了。

背靠大树“口袋深”的公司拼命努力往合规靠;无资质的“裸奔者”直接出局;有资质但由于缺乏风控技术导致利率降不下来的公司只能大规模裁员、快速清场。

行业内人士告诉「甲子光年」,某著名现金贷公司,1000人团队一夜之间裁得只剩下200——倒闭之前,只能寄希望于把放出来的钱尽快收回来,能收回来一点是一点。

放贷的人如惊弓之鸟,一部分欠钱的人却开始明目张胆地赖账:你们的利率不受法院保护、你们要倒了,傻瓜才还钱。

一个段子是:“只有银行、老马(马云)和小马(马化腾)的钱要还,小贷的钱,还他做甚。”

“逾期风暴”席卷行业。据网贷之家统计,过去大部分草根现金贷公司的首次逾期率一般在20%到30%之间,现在却可以高达60%。

雪上加霜的是,现金贷公司之间有很多共债,即一个人借了好多家的钱。一些小贷平台已开始自动扣款,共债之间将迅速泛起涟漪,引发多米诺骨牌似的“踩踏效应”。

这个局势,再迟钝的人也反应过来了:贷后合法催收,作为前端放款的对冲业务,成了整个行业风暴之中唯一可以伸手够向的树。

创办资易通的Cherry很早就看到了风控的必要性。

她曾在台湾做了19年的外资银行不良资产处置业务,经历过台湾经济两度周期起落的她深知:只要放贷,就必须要有对风险的掌控度。

一夜之间,很多人找Cherry请教,客户也纷至杳来。

聚光灯突然打来,让她不禁感慨。

“一下子变得更加忙碌了,而事实上我早一直在这个环境里。”

资易通创始人Cherry

资易通:一年业务翻10倍

现金贷市场一片狼藉,而消费金融市场却远未饱和。

11月30日,融之家联合易观发布的《2017年中国消费信贷市场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末,我国消费信贷(不含房贷)市场规模将达9.80万亿元,占GDP的12.32%,但与美国相比仍然差距明显,预计到2019年末,我国消费信贷余额将达14.67万亿元。

一方面是催收乱战、行业被动需要整治;一方面是消费金融崛起,行业需要主动建设。

多年的不良资产催收从业经验,让Cherry心中浮现出三个想法。

第一个想法:几千家小贷公司在次级市场放款,数万亿的盘子,如果不去快速规范,可能会产生重大的社会隐患。

第二个想法:人是情绪的动物,100个欠款人里可能就有某个人触怒了催收者,那怎么保证“绿色催收”?

第三个想法:催收行业发展多年,手段和方法还是那些,怎么才能有效降低行业成本的同时提升催收成功率?

Cherry做出了判断:只有技术可以完成这个使命。绿色清收、科技清收,已是当务之急。

“市场上,有抵押贷款有一套传统做法;无抵押贷款,金额小、案量大、占比非常高。你怎么可能一个一个去外访?假设你没有体系化的处理方式,是会出问题的。”

在过去,清收之所以让很多人望而却步,是因为环境中充满了暴力信息的传播,而多年工作经验告诉她:清收本身并不可怕,只是需要真正专业的服务者出现。

她的答案逐渐明朗:清收需要的是计量化、数字化、分层化、智能化,需要串联,需要透明,需要算法。

资易通因此诞生。

在此后一年零五个月的时间里,Cherry带领着团队开始了孤独却坚定的技术之路。

概括来讲,资易通瞄准无抵押不良资产,以产品体系搭建了一个打通上下游的平台

上游承接甲方(银行、小贷公司、消费金融等清收委托方),下游连接丙方(处置方,通常是律所、委外公司,遍及全国的外访者)。清收涉及的所有角色、每个环节的行为模式均融合在系统之中——所有数据串起来,实时更新,以解决信息不对称、低效、暴力催收等问题。

整个市场上在做清收的,你去看看有谁像我一样在开发?”

资易通在一年半内颇有节奏地发布了四款产品,推动行业朝着“计量化、数字化、分层化、智能化”方向发展,并保持着产品系统每两周一迭代的速度。

  • 2016年7月,发布企业端SAAS平台“日蚀”;
  • 2016年12月,发布外访人员移动工具“猫掌”APP;
  • 2017年7月,发布开源赋能的C端免费工具“猫捕快”APP;
  • 2017年12月(今天),发布一站式、有策略的AI不良资产处置方案“云电猫”。

云电猫的前世今生

稀缺性带来了回报:

2016年12月26的发布会上,刚刚成立半年的资易通宣布已有合作甲方17家,丙方40家,累积清收金额50亿。

而今天,资易通合作甲方已达180家,不乏平安普惠、中国邮储、网易金融,阿里妈妈、中银消费金融、新浪分期等头部公司;合作丙方达482家,累计撮合案量431万、金额585亿元。2017年,资易通平均月收入千万,年收入过亿,收入方式是系统增值服务费,或者跟催回率挂钩的服务费——从各个维度看,一年之间都增长了10倍

“超过我的预期,”Cherry告诉「甲子光年」,“我可以自信地讲,不管是甲方、丙方的数据、案件量,国内很难找到第二家跟我们体量相当的。”

AI清收的逻辑

当「甲子光年」和Cherry深度沟通后,不难看出其产品体系贯穿始终的理念:

催收行业人多事杂,必须一开始就想清终局,才能用技术一环扣一环,逐渐打通上下游的每一个角色,整体盘活。

在Cherry看来,催收冲突的根源在于信息“断层”

在传统催收中,甲方没法实时清楚丙方执行到哪一步了,丙方也可能和派出去的外访人员中断联络。信息一旦断层,就会出现失联、扯谎、扯皮,推着双方擦枪走火。

而当整个环节无缝打通之后,一方面冲突减少,另一方面,效率可以在系统的分层漏斗中大大提升:

每笔欠款进来,将首先进入第一层:系统自动采集原始字段(比如开卡日期、逾期几次、何时逾期),建模,评分,判断是否可以联络上。联络不上的,就利用算法、数据库和图谱,查找关联人;当关联人众多时,系统将自动识别出亲密程度,给出优先需要联系的号码。

然后这笔账进入第二层:机器自动完成“短信+语音”的催收工作,无需人工干预;机器催收后仍不还的案件,系统会自动生成处置档案,给人工坐席、外访员参考。

接下来,电话可以催回的,直接由电催人员解决,电话催不回的,再进入下一层:由委外公司开始外访。外访过程中,系统将帮助外访者全程录音、自动识别记录外访情况;

直到最后仍收不回来的账(譬如主观欺诈)才会成为真正的损失——而这个损失将由于上述分层漏斗的存在,大大降低。

云电猫功能

资易通今日发布的AI清收解决方案“云电猫”,融汇了知识图谱、自助外呼、声纹识别等技术,拥有深度学习、信息挖掘、策略研判、生成处置档案等能力。

云电猫的对话系统,学习了合规的清收话术,相比人力清收,能杜绝语言暴力,且不会因欠款人的挑衅而情绪失控。许多短账(逾期时间较短的欠账),欠款人并不是有意不还,云电猫系统可以通过初步提示就收回账款,释放了这部分的人力投入。

在有效的清收时间(政策规定不得在工作日以外清收)里,云电猫可以不间断地高效工作,同时联系多位欠款人。而传统的人工则有等待久、失误多、有时间断点等局限。

以上的功能,靠云电猫的两项核心技术实现:“睿言对话系统”和“睿算导流模型”。

睿言对话系统能够学习沟通话术、准确分析客户意图,从而生成相应回复。睿算导流模型能够从已有案例中,找到最佳沟通时间、预测沟通效果,为后续沟通指明方向。“这比采用‘定制模板+决策树’方式工作的产品更加主动和智能。”盛洁俪介绍。

目前,云电猫已经可以取代90%的人工。测试数据显示,3天时间内,在消费分期类案件处置上,云电猫和人工清收催回成功率的差距第一天是2.64%,第三天就下降到了1.76%,进步显著。

更进一步,经过云电猫的设置,“AI+人工”组合可有效提高催回率。测试结果表明,两者结合的7日催回率比纯人工催收高10.52%。

在整个合作过程中,甲方以API接口对接,丙方更是不需要投入任何IT人才。

如今,资易通已建起了全国最大的“清收语料库”:积累了约1000万条清收语料,总计约20亿的清收文本。(一通电话或一次交流定义为一条语料;一条语料平均包含200有效文本,文本代表字符数。)

作为一线清收公司的负责人,广骏通总经理吴经哲是资易通的长期合作伙伴之一,他表示,资易通产品能够提高3-5倍的工作效率

“去年我刚接触资易通系统时,有段时间各种不适应,一口气提出30多条修改建议。原以为只是走下流程,没想到运维团队积极与我沟通,在1个月左右的时间全部修改完成,达到了预期效果。”

今年3月,资易通还获得了三大资质:“ICP许可证”、“国家等保测评”、“呼叫中心资质”,构建了透明、合规的公信力。目前同时获得以上三大资质的清收平台,全国仅资易通一家。

三项资质虽不是国家规定的必须,在Cherry看来却很必要。“你必须要有一个让人心安的环境。”

为了保证产品完全合规,资易通有专门队伍收集监管的动向、细则。

去年见到Cherry时,其团队仅一两百人,而今天,资易通团队已有超过600人,包含研发团队和自有处置方。在2018年底,资易通计划扩展到1700多人。

在以科技改变清收行业的道路上,Cherry从未改变过出发时的方向。

以下是「甲子光年」和Cherry的对话。

对话

甲子光年:现在大量现金贷公司的危机是资易通催收的机会,但现金贷公司可能很快会死一片,是否意味着资易通有可能面临客户的减少?

Cherry基本上,资易通不是依赖于现金贷单一的产品;整个放贷市场上的放贷产品极多,从有抵押的房贷、车贷、企贷到信用卡、场景化的消费信贷等等,有放贷就有清收市场;因此,我们不会以单一产品来看待清收,我们会以整个放贷市场是否刚需来看待。

甲子光年:怎么赚钱,怎么花,有什么标准?

Cherry第一,我不会放弃雇技术人员。第二,我不会为了某个案子赢利高就专门接这个生意。学生贷我不接,其他的我们不挑案件、不挑结构,只要你有需要,我尽量去满足。为什么?因为我要做体系化的开发,如果不能多样化,就没法做出最好的技术来快速盘活这个市场。

甲子光年:你最终希望实现的是一个无死角的体系?所有清收相关的事都能通过你的平台得到解决?

Cherry是的。

甲子光年:这个要求很高,因为你一环打不通,产品就可能不成功。

Cherry是的,你必须一开始就想好整个格局。如果没有“日蚀”、“猫掌”、“猫捕快”合力赋能,你实现不了AI的。不会是一个产品来做所有,它就是一个体系。

甲子光年:你的身份很像一个架构师,如果某个环节对你来讲是黑匣子,你是无法做顶层设计的。

Cherry对的,我没法模仿或者追随,我跟团队要讲得很清楚。我要一层一层往上盖,但是我还没盖完。今天发布AI清收,不是因为现在AI很热。明天第二季就会有第五个产品。产品会越来越复杂,它是一个赋能的体系。

甲子光年:你们的发展节奏和你最开始设想的有区别吗?

Cherry没有任何区别。

甲子光年:你是文科背景,这一年你花了很长时间去研究和学习这些技术吗?

Cherry现学现卖。(笑)我是一定要学的,为什么?因为我要讲产品给我的技术人员,我要讲得更清楚。他们对技术很擅长,但缺乏经验和场景化,我不可能自己达到他们的技术水平,但最基本的我要去涉猎,我才能清楚地告诉他们我想做什么。

甲子光年:你的产品思维从哪来?你过去19年的银行经历好像不是在干这件事。

Cherry有一个很重要的能力叫跨界,你怎么去实现跨界?你必须清楚的表达出来。

甲子光年:往往越有经验的人,越过于信仰他所拥有的经验,反倒不那么相信技术或者新生力量,而你现在的策略实际上是一种反经验的做法?

Cherry我从来不认为我在台湾的经验可以直接用在大陆市场。大陆市场这么大体量,对于技术的接受度很强,这么好的一个环境,我们为什么还要用那种传统的方法?还有由于我大学研究心理和犯罪学,我会去看人性产生问题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产品要从根本上去做。

甲子光年:你认为没有无缘无故的骗子,对吧?

Cherry是的,我们的语料分析就是在找意向,意向就是动机,意向决定我可以用最佳的处置方案把案件收回来。

甲子光年:有的借款人本来就是受害人,他还不上,是因为他被骗了。

Cherry是的,资易通会把所有的点都考虑到。

甲子光年:你们在研究方面投入了很多?

Cherry对。2018年1月我们会在上海五角场成立资易通科研中心。我们在那边租了1200平米。目前我们IT加上数据云大概有100多人,科研中心成立之后他们会搬过去。

甲子光年:科研中心的使命是什么?

Cherry现在我可以用已经成熟的技术来开发。但会有一天,当已有技术遇到瓶颈了,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开发能力。

甲子光年:你要具备自己突破技术边界的能力?

Cherry是的。

甲子光年:你这样的清收思路听到过异议吗?

Cherry第一,很多人讲,你的想法很好,但催收不可能用机器催回来。我没有说机器要完成全部,可我要快速盘活这个市场,量非常大,不盘活会有社会问题。怎么盘?就要一个漏斗,把最简单的用最快的速度用机器解决掉,剩下的才需要人工介入。第二,大家会问我,做了这些就不会有暴力催收了吗?我说不是的,有私人放贷就一定有暴力催收,因为私人的我管不了,但是我要尽可能在最大范围内覆盖合规的机构。

甲子光年:过去一年你的生活作息如何?

Cherry每天越来越晚睡。

甲子光年:我记得你原来就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每晚都在家里爬枕头山。

Cherry在台湾我经历过两次经济循环,我知道这个市场产生体系的重要性。人员的流失、组织的不稳定、案量的增多、催收的困难,这些都在困扰着我,我有没有模式去改变?我每天都在思考。如果我没法去改变,问题就永远存在。

甲子光年:你现在带一群技术,和之前带一群催收人员很不一样吧?

Cherry差别是很大的。这一年我学的比较多的是思维的跳跃。现在整个社会的思维模式都趋向于年轻化。年轻人会觉得,我的成功不来自于你的成功经历,我的成功是因为我想要这样子。所以我在管理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听。我考虑的就是“融入”两个字,他要做的是否可以融入这个市场,而且被使用。

甲子光年:很多科技公司是由技术出发找场景,但你是反过来,直接从场景出发倒着找技术,对吧?

Cherry是的,我们的研发一定是有针对性的。

甲子光年:你的技术人员平均年龄?你怎么选人?

Cherry1990年前后吧。第一,他一定要对开发出一个完整产品有非常大的激情,第二,他要认同我们做的是不良资产清收,第三,他要认为他是可以改造这个环境的。

甲子光年:这个心理关很难过吗?

Cherry有的人真的过不了。

甲子光年:若干年后,资易通成为一家什么样的企业你会满意?

Cherry它要成为不良资产规范化的行业领头羊,我心目中面对不良资产的做法大家是认同的,这就是我想实现的。市场这么大,绝不是资易通一家可以去承载全部。但我觉得有个机会,让我们把理念散播到市场上,让很多人觉得,无抵押产品就是要用技术去快速盘活的,那么他们可以加入我们的赛道。

甲子光年:你之前说过,如果不做清收,你应该是在法院,在少年法庭做关护人。

Cherry如果有一天我们更有能力的时候,我还是想做一些帮助弱势群体的事,帮助儿童和老人。

甲子光年:清收这份事业和弱势群体关怀,其实是一脉相承的,都是希望人们以一种更加健康、透明的方式和受生活所迫的人相处。阳光投到角落里,也许你会看到跟你之前想象到的不太一样?

Cherry:是的。

—END—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