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宁王进京,意欲何为?
作者:张麟 2024-01-19

为什么宁德时代要进京建厂?


作者|张麟

编辑|王博


在一座城市建立一个电池工厂意味着什么?


在中国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近10年的时间里,大量的电池工厂建成投产,高工产业研究院预测,2024年中国锂电池市场出货量将超1100GWh,其中动力电池出货量超820GWh。


建厂已经不能算是新闻,但如果这座城市是北京,这个电池工厂是宁德时代呢?


1月11日,北京市发改委透露了部分促进经济发展的政策举措,其中包括建设宁德时代北京工厂,以及谋划实施理想汽车零部件生产基地。


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产业被冠以“宁王”的代称,中国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最新数据显示,2023年全年,中国动力电池累计装车量 387.7GWh,其中宁德时代以167.1GWh的装车量位列第一,市占率为43.1%。


也就是说,市场上几乎有一半的新能源汽车都搭载了宁德时代的电池。


2023年新能源汽车和动力电池行业十分“内卷”,但就动力电池厂商而言,小米汽车和理想MEGA以及后续的纯电车型的量产交付,将会创造出强劲的产品需求,而这两个车企都在北京设有生产基地。


宁德时代目前已在国内布局了11个生产基地,分别位于福建、江苏、青海,四川等地,同时还在匈牙利和德国设有两大生产基地。


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宁德时代还要进京建厂呢?


1.新厂址可能在哪儿?


制造业工厂的厂址选择需要考虑多方面的因素,而厂址周围是否有相关的产业集群是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招商引资而言,目前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以下简称“经开区”或“亦庄”)和顺义区对于宁德时代来说更具有吸引力。


2023年9月26日,京津产业握手链接洽谈会暨联合招商推介会在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成功举办,京津两市240余家企业参会,其中宁德时代作为企业代表围绕企业在京津冀布局产业情况进行了分享交流。


这也是宁德时代为数不多的出现在北京市发改委官网上的消息。


早在2017年,位于亦庄的经开区就开始构建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2017年3月,亦庄成立了百亿元人民币规模的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资基金,并开始建设智能汽车与智慧交通产业创新示范区。


2017年底,北汽新能源正式入驻亦庄;2019年,北汽新能源与宁德时代合作打造的全球首款CTP电池包(Cell to Pack,无模组动力电池包)在经开区北汽新能源总部正式发布。亦庄的新能源汽车体系建设开始加速。


而在北汽新能源入驻亦庄之前,亦庄已经拥有了传统汽车产业的基础。2005年,北京奔驰在亦庄正式成立,4个多月后,包括E280和E200K在内的首批国产奔驰E级轿车问世,至今北京奔驰亦庄工厂仍然是北京高端汽车产业的重要标志。


而北汽新能源总部和北京奔驰工厂的车程,只有短短15分钟左右。


而小米汽车在亦庄的落地,让亦庄的新能源汽车集群再次壮大。据了解,起初小米在选择汽车生产基地时,考虑了包括上海、重庆、武汉、天津、合肥、广州、西安等多个城市,但最终落地北京亦庄。


经开区近期发布的《2024年工作思路和重点工作》中也指出,要“更大布局推动汽车产业转型升级”。


宁德时代有充分的条件落地亦庄,但不要忘了北京东北部的另一个汽车产业重镇——顺义。


在顺义区发布的202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甲子光年」就注意到这样的表述:“健全整车制造企业服务保障体系,推动理想汽车旗舰工厂达产,促进北京奔驰顺义工厂、北汽越野车产线利用率提升,服务北京现代拓展出口业务,吸引更多新能源智能汽车核心零部件项目,不断提高汽车产业本地化配套率。”


在燃油车时代,北京满大街跑的北京现代出租车就是产自顺义。近年来,顺义区持续推动新能源智能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集聚了北京奔驰顺义工厂、理想汽车、北京现代、北汽越野车四家整车企业。


2018年,北京奔驰顺义工厂立项,2020年完成了战略重组和改造后投产。2022年,北京奔驰顺义工厂开始生产奔驰纯电动车型EQE,同时在北京奔驰的官方定义中,这座工厂对标的是奔驰全球最现代化的标杆工厂——辛德芬根56号工厂。


除了北京奔驰,顺义同样拥有造车新势力:2021年,理想汽车落户顺义,在原有的北京现代工厂的基础上进行生产基地改造。


2023年7月,理想汽车将旗下L系列车型在工信部进行了重新申报,企业名称由“重庆理想汽车有限公司”变更为“北京理想汽车有限公司”,生产工厂由“常州武进工厂”变更为“北京顺义工厂”,理想汽车顺义工厂正式开始投产。


而理想汽车和小米汽车,都是宁德时代的老朋友了。


去年4月,理想汽车发布纯电解决方案,并表示首款纯电车型将成为全球首款搭载宁德时代4C麒麟电池的车型。而小米汽车在去年年底的技术发布会上同样表示,小米SU7会搭载容量101度的宁德时代麒麟电池。

理想汽车与宁德时代合作,图片来源:宁德时代

「甲子光年」采访的多位新能源汽车产业人士均表示:很看好小米和理想未来的销量,这对动力电池厂商是同样是利好。


除了产业集聚之外,动力电池运输也会影响工厂选址。


公开信息显示,以锂电池为代表的动力电池具有易燃、易爆等特性,在国内的运输主要依靠陆运,出口主要依赖海运,铁路和航空基本上无法批量运输锂电池。


在2023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科研所副所长陈亮直言:“锂电池铁路运输对铁路(运力)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有市场需求,但是我们运不了,我们不敢拿旅客的生命开玩笑。”


“很多企业担心,过几年我们运输动力电池就无车可运。”交通运输部危险货物道路运输专家组组长吴金中也曾表达对动力电池运输的担忧。


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物流总经理孔杰曾表示:“预计到2030年全球动力电池运输重量预计超8700万吨,相比2020年运量增长超过25倍,如何安全、准时、高效、低成本地保障这么大的运量将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因此,国内动力电池企业多倾向在接近上游资源或者接近下游车企的地方布局。宁德时代选择离小米、理想这两位车企老朋友近点儿,总是没错的。


不过,也有人担忧,电池生产可能会涉及高污染、高能耗和高用水,而北京对制造业企业的环保管理一直十分严格,有着详细的地方标准和行政法规,宁德时代能满足这些要求吗?


但目前来看,环保方面的要求并不会对宁德时代的落地建厂造成影响。金融街资本投资总监李冬说:“动力电池生产的技术水平目前已经非常先进,污染和能耗能够维持在可控的水平,反而电池的四大主材生产才是能耗和污染比较高的。”


刘丰(化名)是南方某市招商局工作人员,与多家动力电池企业打过交道,他向「甲子光年」透露,如果宁德时代的北京工厂只是电芯的制造组装厂,环保评估“应该不会出现问题”。


招商引资、设立工厂并不是简单的商品交易,政府、供应商、车企三方的博弈才是促成项目落地的关键。


2.主动进京还是受邀进京?


企业招商一直是一个多方选择的过程,没有哪一方拥有绝对的主动权。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中国北方地区的动力电池企业生产基地相对较少,大部分电池企业都选择将工厂主动落地东南或西南地区,这么做的本质原因是为了能够接入上游原材料产业区或下游整车产业区。


例如,2019年,宁德时代的制造基地四川时代150GWh动力电池产能正式落地宜宾市,而落地宜宾的重要原因之一是该生产基地的产品可以覆盖川渝地区车企的需求。


坐落于重庆的长安汽车就是需求方之一,这家老牌传统车企不仅已经开始了电动汽车的布局,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公开数据显示,长安汽车旗下独立电车品牌深蓝2023年全年交付达136912辆,而另一个当红汽车品牌阿维塔则是华为、长安、宁德时代联合开发的,2023年也取得了2.77万辆的销量成绩。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宜宾与重庆的距离仅约263公里,车程耗时仅约4个小时


四川时代总经理特别助理杨伟平曾表示,宜宾位居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中印缅孟经济走廊的叠合区域,锂电产品可以辐射川渝滇黔的汽车整车厂。


除了电池企业的闻声而至,政府和车企有时也会主动出击,促使电池企业在本地落地。


刘丰告诉「甲子光年」:“项目招商是一个系统性工作,政府发现好项目希望引入,并会给予很大的政策支持,而项目方也在会在多个城市之间考虑,使自己利益最大化。”


刘丰还介绍,政府招商让企业入驻一般有几个目的,首先就是完善本地的相关产业链


此次宁德时代工厂被引入北京就有产业链方面的考量。目前北京已经有了较为完善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包括零部件、整车、研发中心甚至检测公司,但电池环节是个短板,中创新航、蜂巢能源、比亚迪弗迪电池等业内知名的动力电池企业都没有在北京落户。


这也意味着,理想汽车和小米汽车以及其他位于北京新能源汽车企业,在采购动力电池的过程中必须设置库存来应对可能的供应稳定性风险。


事实上,有时整车企业落地时也会要求相关供应商在周围建厂,来降低库存压力并节省运输成本。某国产汽车品牌公关负责人也对「甲子光年」表示:“新能源车企将动力电池企业拉来一起落地是很普遍的商业行为。”


李冬曾跟江苏多地的政府部门交流过,据他观察,政府部门在招商引资时,有时也会“让目标项目尽可能地将其上下游企业绑定落地,以形成产业规模”。


从时间上来看,理想汽车和小米汽车的北京基地已经分别完成了投产和试产,此时引入动力电池供应商进行配套是一个不错的时机。


但同时这也意味着,宁德时代或许并非“主动进京”,而是“受邀进京”


刘丰介绍,动力电池工厂的落地投产周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长,“进展顺利的话,从接洽项目到招商落地也就是半年左右的时间。”


公开资料显示,新建电池厂的建设投产一般在1年左右就可以完成,也就是说,宁德时代北京工厂或许在2025年底之前就能开始向小米汽车、理想汽车等车企供应电池了。


从政府层面来说,招商引资能够提高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并且产生劳动岗位,带动就业人口;同时,引入国内外知名企业对城市影响力将会有很大的提升。


而对于宁德时代来说,在北京建厂的意义可能不仅仅是能够更好的供应客户,在商业行为之外,宁德时代更想得到稳固的市场地位。


3.宁王需要一颗定心丸


近两年,中国动力电池市场经历了从价格上涨、供不应求到需求放缓、产能过剩的快速变化。而对于身处上游的宁德时代来说,这种感受或许更加强烈。


1月19日,宁德时代股价报收154.90元/股,和2021年12月的最高点382.68元/股相比,如今宁德时代的股价已经腰斩,市值在两年多时间里缩水超过了8000亿元。


股价反映的是市场信心,而对于新能源汽车来说,市场增速已经放缓,再加上前期市场火热时,几乎所有动力电池厂商都在大干快上,扩充产能,供大于求和产能过剩的情况将必然出现,没有人会再相信电池行业会继续维持高速增长。


2023年6月,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曾公开表示,预计到2025年,中国需求的动力电池产能预计1000GWh,目前行业的产能已经达到4800GWh,产能出现严重的过剩。


动力电池装机量的数据更能直接体现这种情况。


2023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装机量市占率为43.1%,虽然仍为行业第一,但相较于2022年48.2%的市场份额,大幅下降5.1个百分点。


同时,根据宁德时代业绩报告,2023年上半年电池系统实际产量仅154GWh,产能却已扩建至254GWh,产能利用率跌至60.5%,2022年同期则超过80%。在2023年第三季度,宁德时代表示产能利用率有所提升,达70%左右。


加之目前极氪、蔚来、长安、广汽等多家车企开始下场造电池,宁德时代的市场份额有进一步减少的风险。这一切都让宁德时代觉得“守江山比打江山更难”


宁德时代在北京设厂,能否带来正向收益并提高产能利用率还不好说,但这一步棋可以让其更深度地绑定小米汽车、理想汽车等客户,稳定自己的市场份额,这或许才是宁德时代建厂的真正目的。


“如果小米和理想的车销量很大,宁德时代不可能让自己在将来的某一天错失这个市场,它(宁德时代)更多是从战略布局的角度去考虑建厂的。”李冬告诉「甲子光年」。


小米汽车曾表示,预测未来三年将会有90万辆的销量,也就是每年30万辆。30万辆×100kWh(每辆车电池容量)=30GWh/年,按照每条产线1GWh来计算,需要投产30条产线。


目前宁德时代并未对新建工厂做出任何回应,一期建设的产能规划也不得而知,但如果销量真如小米汽车预测的那样,仅小米汽车一个客户就足以消纳目前宁德时代约十分之一的电池年产量,这种能力将让宁德时代的市场占有率变得稳固。


一位接近宁德时代的业内人士感叹:“可能得让自己的市占率达到50%,宁德时代才放心吧。”


曾经被受追捧的“宁王”,已经在产业发展的周期变化中感受到了“寒气”,即便是“增收不增利”,北京工厂也是宁德时代想要吞下的一颗定心丸。


*应受访者要求,刘丰为化名


(封面图来源:宁德时代)


  • 1578
  • 0
  • 0
  • 0
评论
登录甲子光年
其他登录方式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注册甲子光年
获取验证码
注册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绑定手机号
获取验证码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完善资料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微信登录
扫描二维码 | 授权登录甲子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