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甲小姐对话徐井宏(4):把天下放进心胸里,天下就和你在一起了
作者:张一甲 2021-04-28


“如果你对万物满怀大爱,万物就会和你融为一体了”



甲小姐:在公开语境里,你反复强调“爱”一词,但身在商界,和爱的画风可能不完全一致。商场如战场,眼见无穷的厮杀,这会让你不适吗?


徐井宏:不存在任何矛盾——厮杀为何不是爱?


甲小姐:请不要泛化概念。举个例子,你作为投资者,十分看好一家企业,但你必须和别人抢额度,你投得进去就有人投不进去,这种事你干吗?


徐井宏:当然干。这跟爱没关系,这是商业规则。我为什么能抢进去?是因为我的竞争力高于竞争对手,是因为企业认为我比其他机构带来的帮助更大,这难道不是我对这家公司的爱?作为企业,你能做的只是不断提升自己的竞争力,某种意义上,这也源于爱。


甲小姐:你有敌人吗?在商界。


徐井宏:我从不把任何人视为“敌人”。


甲小姐:你有竞争对手吗?


徐井宏:肯定有。


甲小姐:现在谁是你的竞争对手?


徐井宏:所有投资机构。


甲小姐:当年你是清华控股董事长时,谁是你的对手,北大方正?


徐井宏:不止。清华产业发展,我定义了五大路径:创新迭代、产融互动、竞合发展、跨界融合、聚合孵化——这推动了那段时期清华产业的高速发展,当然,这个地图可能触及很多对手。


甲小姐:这五个词,很有东方哲学的味道


徐井宏:有吗?


甲小姐:有。


徐井宏:什么东方哲学?


甲小姐:浑然一体的,阴阳和谐的,而非二元对立的。


徐井宏:的确,我追求和谐和平衡。


甲小姐:你是道家思想的拥趸?


徐井宏:我受道家的影响,可能大于其它任何哲学。


甲小姐:《道德经》你精读过吗?


徐井宏:我能背下来,一共5162字。


甲小姐:你什么时候背的?


徐井宏:2017年,我那时已经54岁“高龄”了。


甲小姐:你花了多长时间研究《道德经》?


徐井宏:大概一个月,缘于一个偶然的机会。其实,我原本不知道我的思想来自《道德经》,只不过和它相遇了。


甲小姐: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徐井宏:对,就像上次你跟我讲了五小时你的思想,我说像王阳明,但你那时没读过王阳明。关于《道德经》,我也是读完才发现——这不就是我想说的吗?


甲小姐:5162字的道德经,你印象最深刻的是?


徐井宏:道常无为而无不为。其实5000多字字字珠玑,全世界都在研究,今天依然方兴未艾。


甲小姐:看来我有必要读一下《道德经》。


徐井宏:你没研究过?我一直以为张一甲无所不能。


甲小姐:显然不。我绝不是博览群书之人,但我没研究过不代表我无能。


徐井宏:这倒是。其实2017年,最打动我的是第13章,“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


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你为啥宠辱若惊?是因为你想得,或者你怕失。


何为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说的是你之所以感到患难,是因为你觉得自己有“身”,你把你自己看的很重。


及吾无身,吾有何患?如果你把这些都看作身外之物,还有什么可忧患的呢?


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甲小姐:最后一句请直接解释。


徐井宏:“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是你以天下为贵,把天下都放进你的心胸,那天下就和你在一起了;“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是如果你对万物满怀大爱,万物就会和你融为一体了。


甲小姐:「甲子光年」持类似观点,比如2019年甲子引力主报告结尾是“不为求不得而流泪,为山河岁月流泪”;2020年主报告结尾是“不负文明,方能不负卿”


徐井宏:我记得你们的主题“大道不孤”。的确是这样的,我计划写一本《创业三十六忌》,其中每一“忌”的第三条目都引用《道德经》的一句话。


其中有句叫“知止不殆,可以长久”,讲南辕北辙。我有位朋友解释为,知道适可而止,就能不犯错误;我说不全面,“止”字在古代不仅指“停止”,还有另一层意思,是“方向”——你得知道你前进的方向,才不会犯错。


“知止”一词其实来自《礼记·大学》:大学之道……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止于至善的“止”是方向,是目标,你要朝着“至善”那个方向去做。


很多人理解的《道德经》是“无为”,其实是“无为而无不为”——由于你无为,你才可以做更多事,这才是他的核心思想,“无不为”才是本质。


当然,我并没有找到最好的《道德经》注释版——1万个人看《道德经》有1万种解释,我和你说的只是我的理解。


甲小姐:在之前的对话里,你说过一句,中国什么时候能“不再以成败论英雄”就会好一点,这关乎成败论,我也有此感——大部分人怕犯错,因为群体的惯性是对错误批斗得很厉害。


徐井宏:这就是群体的不成熟。我们的民族有很多灿烂文化,很多伟大思想,但依然由于历史原因有一定局限性。因为我们错失了工业革命、文艺复兴等时代,1911年辛亥革命才击破封建社会,而封建的、皇权的思想已对民族影响至深。人们习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习惯固化思维,习惯被儒家的仁义礼智信、三纲五常所限制,这并非全错,但包容性不够


其实,根子里的东西还是人们缺乏独立思考。这是我们民族一个很大的问题。缺乏独立思考,导致迷信权威,导致成王败寇。


甲小姐:你的“主义”怎么概括?


徐井宏:我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一个坚定的辩证唯物主义者。


甲小姐:你不是唯心主义者?


徐井宏:我是辩证主义者。辩证法是影响我一辈子的东西,到今天我也不会改变。


甲小姐:胡适的说法是“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因为任何哲学层面的争论,十有八九是名词和名词解释之争,譬如“全面西化”是坏的,“充分世界化”是好的。


徐井宏:其实辩证法特简单,就几个词:客观地、全面地、历史地、发展地、运动地看待问题。


看一个问题,客观地看和主观地看不一样;全面地看和片面地看不一样;历史地看和只站在今天角度看不一样;从未来看和从当下看不一样;静止地看和运动地看不一样……所以,虽然我有一部分接受王阳明的心学,但我首先是面对客观世界的心学。


甲小姐:我希望把“唯”字去掉。物和心本不应该矛盾。


徐井宏:当我们这个民族某天不以今天此人挣了多少钱、当了多大的官、做了某件事,就把他当做“浑身没毛病的英雄”;同时,也不把另一个人今天一件事没有做好,犯了个错,就把他说得“一无是处”,那时的我们才会真正成熟,才会更光明。


甲小姐:“光明”这个词,我很少在采访里听到。为了这个词,我能做点什么?


徐井宏:不知道。也许是呼吁、倡导、影响。


甲小姐:你能做什么?


徐井宏:清华对我最大影响的那19个字——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身边做起、从点滴做起。


每个人的影响范围都太小,但每个人如果力所能及地认识到这件事,又力所能及做点什么,可能会带来一点点进步。抱怨是没有意义的,你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如此而已,也不要指望一朝一夕就改变


甲小姐:这很符合清华精神。隔壁北大精神比较不愿意强调集体归属感。我在北大求学时问过很多人“什么定义了北大人”,没人愿意进行统一概括。


徐井宏:谢谢夸奖。


甲小姐:我并没有夸奖的意思。我相信凡有所学,皆成性格。


徐井宏:没事,反正我是清华最爱北大的那个人。


甲小姐:我是北大里跟清华比较近的人。


徐井宏:我把北大当做“隔壁兄弟”——首先是兄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单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了,人要认识到自己的渺小,人永远不可以狂妄。


甲小姐:你的很多回答看似跳跃,绕来绕去都回到了点上,形散而神不散


徐井宏:其实我的逻辑应该是缜密的,只不过可能和你的逻辑不同。话说,换我问问你:为什么你不按照提纲提问?你的同事准备了严格详实的问题。


甲小姐:我的文章不喜欢线性叙事。


徐井宏:为什么?


甲小姐:线性叙事是多米诺骨牌,一个细节倒了就都倒了;非线性叙事是拼图,第一个问题和第二个问题看似无关,但全部问完之后,也许能拼一幅七巧板,那个“形状”才能出来,我把它称之为“人的源代码”,它绝对不是一个逻辑推导就结束的。


当然,这也许仍是“盲人摸象”——人是非线性的,我喜欢用公理体系去建模,但哥德尔不完备定理告诉我们,即便如此,人性之中,依然存在你触碰不到的隐秘角落。


徐井宏:你相信大力出奇迹?


甲小姐:我相信醉拳打出真相。打得出打不出,至少离真相更近一点,过程中浪费一点拳脚无妨。比如我还有无穷的问题会继续问你。


  • 492
  • 1
  • 0
  • 0
评论
登录甲子光年
其他登录方式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注册甲子光年
获取验证码
注册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绑定手机号
获取验证码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完善资料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微信登录
扫描二维码 | 授权登录甲子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