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甲小姐对话徐井宏(3):一把手必须懂“江湖”
作者:张一甲 2021-03-31
  


甲小姐:你之前画过一个“企业家”四维模型——家国情怀、学者智慧、商业思维、江湖行动。让我感到新鲜的是“江湖行动”;说说你感受到的“江湖”。


徐井宏:我曾成立“清华科技园技术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拿到了全国第一张“无经营范围限制”的营业执照。里面只有三句话——法律禁止的,不得经营;有特许经营的,需取得特殊许可;除此之外,可自主经营。


甲小姐:你为何能取到这个牌照?


徐井宏:不是我,是中关村要改革。


在那之前,你的营业执照必须得写清你是哪个行业,是建筑业?还是生产制造业?那时我还做了清华科技园孵化器有限公司,还有人笑话——你们这算哪个行业?畜牧业?养鸡的?


甲小姐:“清华科技园技术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因何成立?


徐井宏:一个纯粹理想化的想法。第一,学校里有那么多好技术,做完、评完奖,就扔那儿了,可惜;第二,在清华科技园,我们可以碰到大量创业者;第三,如果放开做,会让合作伙伴赚到钱。


甲小姐:这件事做成了吗?


徐井宏:其实这事儿挺理想化的。我们想找到一个好技术、一位好创业者、一笔好钱,不就是“攒一份儿”吗?但最后没做成,因为不太容易碰上合适的人和技术


但即便如此,为了这件事,我们找到北京市说要成立这个公司,他们问:这属于哪个行业?不知如何归类。后来,北京市中关村管委会为此开会讨论,不知是哪个领导拍了板,“那咱们就先试”。


中关村挺能理解我们,给我们发了这张无经营范围限制的执照,市长办公会最后通过了,北京市工商局就同意了。当年各大报纸都发了这个消息,照片就是我从北京市工商局局长手里接过证书,真像演了场戏。


甲小姐:你怎么看待“限制经营范围”?


徐井宏:到今天我都觉得限制经营范围是“扯淡”。当年不知道的太多,思想观念不够解放,今天很多顺理成章的事在当年都是不允许的,国家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真是走得很难。


甲小姐:在创新方面,你最佩服谁?


徐井宏:去年由于新冠疫情,春节无事可做,我就把一个关于邓小平改革的电视剧看了。


甲小姐:他是你的偶像?


徐井宏:绝对偶像。


甲小姐:他和江湖有什么关系?


徐井宏:他理解江湖。


甲小姐:那我们继续谈江湖。


徐井宏:我们原来的总经理,在大约2006年,带着我去拉斯维加斯参加消费电子展(CES),空余时我们租辆车去了大峡谷,在车上他问了我一个问题:“徐总,我特别困惑,既然我做的事对国家、地区意义重大,为何我四处碰壁?另一个团队,无论做的事还是个人能力都比我低好几个档次,却能融这么多钱?”我憋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回答。


甲小姐:我身边很多技术企业家都困于“书生气”,他们的“江湖气”很少。Book smart很多,street smart很少,常会“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干啥啥不行,理论第一名”。


徐井宏:不是干啥啥不行,他们有他们的长处。在今天,他是获得“中关村领军投资家”称号的,他投出了大量的好公司。


甲小姐:你后来回答这位总经理了吗?


徐井宏:当时我想了半天,脑袋里突然冒出俩字儿:“江湖”。然后我告诉他:“因为你不江湖”。


江湖大概有两方面,一叫有信誉,二叫懂规则——有信誉,别人都愿意帮你忙;懂规则,你知道什么事情应该怎么办。他并非没信誉,只是不懂规则。中国很多规则是书本里找不到的。


甲小姐:有信誉好理解,懂规则指的是?


徐井宏:知人、知事、知环境。


在那个年代,别人信你,你也懂规则,事情就办成了,这是执行力;否则,即使决策是对的,你也执行不下去。执行靠什么?要靠“江湖行动”。接着他说:“我恍然大悟,但徐总,你说怎么才能江湖?”


甲小姐:我也想问这个。


徐井宏:我憋了五分钟,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我反复想了想自始至终我对他的认知,然后我说了一句话。


甲小姐:什么话?


徐井宏:“你一辈子都江湖不了了。”


甲小姐:


徐井宏:他就不是个有江湖特质的人。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你的思维就是这样的思维,你的做事风格没办法改,硬改也不像。


甲小姐:你懂江湖吗?


徐井宏:我是半个江湖人。


甲小姐:在你看来,“江湖”是一个后天很难习得的东西?


徐井宏:当然跟成长环境有关,但一旦你形成思维定式之后,就很难改了。


甲小姐:这是一套复杂系统。“书生气”的人就这样——擅长deal with真理,不擅长deal with真相。


徐井宏:对。你怎么能抓住最关键的点?怎么能从人家眼神看出来他想要什么?接着他问:那我怎么办?我说特简单,你找一位特别江湖的人和你搭档,这事儿不就解决了?


甲小姐:你投资一个企业,会看它的核心团队里有没有一个懂江湖的人?


徐井宏:如果从企业创始人角度来讲,自己可以不会做,但不能不懂。所以这位总经理一直没有成为我们创投团队的一把手。


甲小姐:一把手必须懂江湖。


徐井宏:江湖必须懂,可以不会做。如果我懂,但我不会做,或不愿意做,那要靠团队。这不还是用人之长,抑人之短?


甲小姐:你很自洽。


徐井宏:一位书生,我就不会交给他需要江湖行动的事儿。


我说,“你就使用你的专业判断,你对行业的认知”,这是他巨大的优点。我那时有好多现代科技都不懂,投资我也不懂,他上一堂课能让我醍醐灌顶。


甲小姐:所以某种意义上说,你能搞定“人”,就是一个江湖能力。


我和我身边很多技术背景企业家都不擅长搞定人——事情总是“因为所以”,很多理工科背景的人的世界是由逻辑符号串联的,只能回应简单系统,很难回应复杂系统。这让人很郁闷,很多科技企业家会因为这件事而抑郁。


徐井宏:所以“江湖行动”解决的只是执行力。从它往回捋,除了“江湖行动”,还要有“家国情怀”、“学者智慧”和“商业思维”。


甲小姐:什么是“商业思维”的本质?


徐井宏:商业思维解决“决策力”。商业思维核心就一条:一切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市场”,既不是技术,也不是产品。为什么清华大学那么多教授做企业做死了,他的道理没错,但市场不接受就没有用。企业家和科学家的使命完全是不同的。


甲小姐:什么是“学者智慧”的本质?


徐井宏:除了有决策,还得能判断、有洞察。过去有胆儿就能做企业,未来你必须懂科技、懂市场、懂平台,懂各种东西,你要没有这些眼界,洞察力不对,决策力就不可能对——那执行力当然也是错的。


甲小姐:我们还有一条“家国情怀”?


徐井宏:2009年清华科技园成立十五周年,我要做一个报告。当时我们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大学科技园,我们要做高校产业,做全球大学科技园的引领者,怎么做?我得有好的领导力,不仅是对下属的领导力,也是对整个行业、市场、社会的影响力,这必须得有家国情怀才能承担。


甲小姐:有没有家国情怀,在你看来是一条分界线?


徐井宏:我把有没有家国情怀,看做“企业家”和“商人”的差异。


  • 346
  • 1
  • 0
  • 0
评论
登录甲子光年
其他登录方式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注册甲子光年
获取验证码
注册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绑定手机号
获取验证码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完善资料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微信登录
扫描二维码 | 授权登录甲子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