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甲子光年
其他登录方式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注册甲子光年
获取验证码
注册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绑定手机号
获取验证码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完善资料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微信登录
扫描二维码 | 授权登录甲子光年
从耶路撒冷到硅谷,他现在是Ilya最需要的人
作者:田思奇 2024-06-26

格罗斯重视GPU,也拥有足够的能力掌握这种稀缺资源。


作者|田思奇


在荒凉的以色列军事基地里,18岁的少年用诺基亚手机申请加入硅谷的创业营时,他不会想到这场无心之举,会把15年后的自己送入“安全超级智能”的无人之境。


正式宣告辞职后一个月,OpenAI原首席科学家伊利亚·苏茨克维(Ilya Sutskever)公布了他的新项目——与OpenAI的同事丹尼尔·利维 (Daniel Levy),以及来自以色列的硅谷AI投资人丹尼尔·格罗斯(Daniel Gross)共同创办新公司Safe Superintelligence Inc. (SSI)。


作为成名已久的90后投资人,格罗斯身上有一系列与硅谷同频共振的标签——没有本科学历,不满20岁就携项目进入孵化器Y Combinator,成功把创业成果以数千万美元卖出,在大公司工作几年后又重返YC成为合伙人,近年来专注投资AI项目,是《时代》周刊2023年最具影响力的100位AI人物之一。


这些经历,与伊利亚曾经亲密无间,却又背道而驰的伙伴——萨姆·奥尔特曼(Sam Altman)高度相似。


但伊利亚显然无意为自己再找一个和奥尔特曼如出一辙的公司一号位。那他究竟看中了格罗斯什么?


1.唯一的限制是我自己的想象力


格罗斯的人生轨迹,深受他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父亲影响。


虽然是在耶路撒冷出生长大,但格罗斯的父母其实都在美国出生,在格罗斯出生前不久才来到以色列生活。格罗斯的父亲从事计算机科学,所以“电脑是家里必备的东西”。格罗斯从小自学的计算机知识,也都能很快得到父亲的指导。从10岁开始,格罗斯接触了编程,并认为“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一些基本的内容”。


但格罗斯的确很享受编程,因为“我可以做任何我想要的东西。与化学或生物学不同,它没有任何定律,也可以避免危险的物质。唯一的限制是我自己的想象力。


但格罗斯并非从小就致力于成为一名程序员。“高中毕业时,我觉得我还没找到我人生的事业。” 在伊莱军事预备学院(Eli pre-military academy)就读时,格罗斯的父亲转发给他一篇关于旧金山的创业项目“Y Combinator”的文章。


“这听起来很酷,里面的人听起来都像是我想待在他们身边的那种‘局外人’。我把我可靠的诺基亚手机连到一台笨重的笔记本电脑上,从我所在的荒凉的以色列军营申请了YC。当时我18岁。”


由于父母在美国的成长经历,格罗斯认为:“无论是在文化上还是在语言上,我都深受美国文化的影响。与世界其他地方相比,这里的工作精神和文化风格截然不同,所有束缚着你的枷锁,无论是你的年龄、种族还是宗教,在硅谷似乎都消失了。归根结底,一切都取决于你,作为一个人,你能做什么?”


带着满腔希望和兴奋,格罗斯携创业项目飞往加州。据《以色列时报》后来的报道,他再也没有回到以色列,否则他有可能因为逃脱兵役而被捕。


通过初选后,格罗斯和创业伙伴走到了YC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的面前。但现实的冷水浇了下来——格雷厄姆不喜欢他的这个创业点子。


沮丧的格罗斯正准备返回以色列时,格雷厄姆却突然走出房间叫住他:“嘿,你们能再过来一下吗?” 然后格雷厄姆说:“你们很有趣,喜欢创造东西,但我们不喜欢你们现在正在做的事。你们先来 Y Combinator 怎么样。我们可以一起创造一些不同的东西。”


格罗斯也由此成为当时YC选中的最年轻的创业者——此前被YC选中的萨姆·奥尔特曼时年已是19岁“高龄”。但后来YC也找到了更年轻的17岁候选人,格罗斯也在很多年后打趣道:“他们迟早会在医院附近徘徊寻找(刚出生的)创业者。”


但幸运之神只是短暂地光顾。加入YC后不久,格罗斯的联合创始人就抛弃了他。当他着手打造另一款产品时,亚马逊修改的公司政策,导致格罗斯在路演日前48小时宣告项目流产。


所幸格罗斯很快迎来自己第一个成功的项目——搜索引擎 Greplin(后来更名为Cue)。它的功能是在单一应用程序内允许用户查看Facebook、Linkedin或推特上的账户,无需分别登陆各个账户。2013 年,苹果将Cue收入囊中,报道称收购金额约4000万至5000万美元。格罗斯也加入苹果,负责过若干AI和搜索项目。

21岁的丹尼尔·格罗斯(左)与合伙人卖出Cue。来源:allthingsd.com

但成熟的大公司终究不是格罗斯的归宿。2017年,他从苹果离职,成为YC的合伙人,选中了Instacart 和 Coinbase等后来的独角兽。近年来他更专注于AI领域的投资,成立了Pioneer寻找有才华,有抱负但缺乏机会的聪明年轻人。他的投资目标还包括Figma、Notion和Character.ai等明星公司。


明智的AI投资到底在哪个赛道?“处理文本的单调劳动、从 PDF 中提取内容、组织信息——我认为,所有这些事情都会加速发展,”格罗斯预测道。


2.生活在21世纪的幸运


在遍地都是投资人的硅谷,为什么格罗斯会是一个安全超级智能公司的最佳选择?


首先,连续创业和在创业孵化器任职的经历,让格罗斯的价值远超一个简单的技术专家和投资者。他知道如何帮助伊利亚从零开始组建一家成功的公司。


2017年离开苹果时,格罗斯对TechCrunch表示,他想回报YC,因为这是“赋予他职业生涯的机构”。但在那之后:““我想创办另一家公司,虽然我还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会这么做。”


此外,伊利亚和格罗斯年少时都成长于耶路撒冷,双方同样认可以色列的人才积淀,在官宣SSI成立时就表示会在以色列特拉维夫设置办公室。


更重要的是,格罗斯重视GPU,也拥有足够的能力掌握这种稀缺资源。


近年来,AI芯片是硅谷的抢手货,即便大厂也可能需要等待好几个月才能拿到货,而对于创业公司来说,等待的时间——如果有一个期限——那会是永远。


但2023年6月,格罗斯和另一位投资前辈奈特·弗里德曼(Nat Friedman)斥资1亿美元买到2500多块英伟达H100,打造了一座“芯片山”——也就是向创始人提供的计算集群,以换取创业公司股权。该设施可以支持在一周内完成对650亿参数Llama模型的训练。这对搭档还低调筹集了超过10亿美元的投资基金,希望通过提供GPU的附加服务吸引更多优秀创业者接受他们的投资。其他风险投资家也正在考虑效仿这一举措。


“这些企业今天开始涉足AI领域时真正需要的是一台烤箱,用来烤披萨,”格罗斯解释道。“他们只需要用烤箱一两次就可以训练(加热)他们的基本模型,并向世界证明他们擅长做的事情。”


这可能是十多年前的伊利亚梦寐以求的资源——当他还在多伦多大学开发卷积神经网络AlexNet时,据英伟达CEO黄仁勋透露,伊利亚会开车从多伦多直奔纽约(大约需要8个小时)购买英伟达2010年新出的GTX580显卡。“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我敢肯定每人只能买一个,我们有非常严格的政策——但他显然装了一整个后备箱。装满GTX 580的后备箱改变了世界。” 黄仁勋说道。


凭借他的GPU资源、投资经验和创业背景,丹尼尔·格罗斯未来也很可能成为安全超级智能团队中的“门面担当”,就像萨姆·奥尔特曼一样负责对外事务。而伊利亚与丹尼尔·利维负责技术研发。


最后一个原因,可能是情绪和信念上的认同感。


格罗斯曾在播客节目里说过,当今世界,我们缺少积极的反馈,尤其缺乏给正确的人积极的反馈。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伊利亚与OpenAI原超级对齐团队负责人Jan Leike在公司的遭遇,后者离职后已宣布加入OpenAI的竞对公司Anthropic。


他认为行业内的另一大弊端是:公司往往过于依赖数据,忙于进行 A/B 测试。但他更希望尝试“让我们暂时放下当前的指标。我们不要收集它会如何的数据。让我们用我们的直觉和品味来做决定并付诸行动。” 这也和安全超级智能团队暂时不会追求主线研究以外的产品与商业回报方向一致。


对于处在迷雾之中的安全超级智能,格罗斯的理解是:好奇心的驱动力在很大程度上在于,作为人类,你感觉朝某个特定方向探索是安全的,并且感觉探索该方向会得到积极的回报。


秉持这些观念,格罗斯成为安全超级智能团队的合伙人也就不足为奇。


至于格罗斯选择伊利亚的理由,可以从他之前挑选创业人才的标准中窥见一些端倪。他之前曾表示,一直在寻找的是人的精力——“我过去认为智商很重要,某种程度上是这样,比如你是否有能力推理复杂的问题,但这些很快会消失。”


而精力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无论一个人在创业初期的假设是什么,它通常都是错误的。所以需要评估两件事:第一,市场是否会给他足够的刺激和顺风车让他继续尝试其他事情;第二,他还能尝试多少其他事情。“投资一个正在创业并且精力充沛的人就像是能拥有更多的射门机会。”


在可预见的未来都没有收入的情况下,Safe Superintelligence需要大量外部资本来承担人工智能开发的成本。那谁会来提供资金?伊利亚在采访中并未透露,而格罗斯对彭博新闻社表示,投资者是他们目前最不关心的事情。“在我们面临的所有问题中,筹集资金不会是其中之一。”


The Information评论文章称:“我并不怀疑这是真的。人们对人工智能的担忧已经上升到这种程度,我可以预见安全超级智能会吸引大量支持者。还有一些人可能会向伊利亚和格罗斯投资,只是为了和奥尔特曼作对。”


所幸格罗斯足够乐观。他相信人类的大脑本来就更擅长想象负面的东西,而不是正面的东西,这从进化的角度来说可以帮助人类活下来。但“重要的是要不断告诉自己,你来到这里是多么幸运。即使你不在硅谷,也要记住,生活在21世纪是多么幸运。”


参考资料:

TIME100 AI Daniel Gross Entrepreneur and Investor

《Billion-Dollar AI Venture Fund Offers Elusive Nvidia Chips to Win Deals》,《The Information》

《Rogue superintelligence and merging with machines: Inside the mind of OpenAI’s chief scientist》,《MIT Technology Review》

《Daniel Gross: Catalyzing Success》,《The Knowledge Project Podcast》

《Daniel Gross: Why Energy is the Best Predictor of Talent》,《World of DaaS with Auren Hoffman》

《Greplin Founder Daniel Gross on his amazing story behind building the company》,《The Next Web》

《Ilya Sutskever Has a New Plan for Safe Superintelligence》,Bloomberg


(封面图来源:Y Combinator)


  • 3097
  • 0
  • 0
  •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