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甲子光年
其他登录方式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注册甲子光年
获取验证码
注册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绑定手机号
获取验证码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完善资料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微信登录
扫描二维码 | 授权登录甲子光年
独家:前网易副总裁汪源成立久痕科技,种子轮已储备2-3年资金
作者:赵健 2024-06-24

第一款产品做“AI办公助理”,一个尚未达成共识的产品形态。


作者|赵健


「甲子光年」独家获悉,前网易副总裁、杭州研究院执行院长、网易数帆总经理汪源近期成立了杭州久痕科技公司并担任CEO,第一款产品的定位是做“以个人数据为中心的通用办公助理”。


久痕科技的愿景是“成为世界级的人工智能企业”,使命是“让知识工作更轻松高效”。


汪源是一名网易老兵,在网易将近18年。汪源参与领导的网易杭州研究院成功孵化了网易云音乐、网易云课堂、网易严选、Lofter、网易云阅读、网易博客、网易相册等众多C端产品和网易数帆、网易易盾、网易轻舟、网易CodeWave等众多B端业务,是国内唯一取得持续多次成功的企业研究院机构(类似的机构有曾经的盛大创新院和创新工厂)。


久痕科技的另一位核心高管为陈成丰,担任久痕科技工程研发负责人。陈成丰曾是杭州出海头部企业小影创新科技联合创始人,担任小影创新技术VP。在创立小影科技之前,陈成丰曾担任虹软Mobile BU技术总监,MediaPlayer与Camcorder负责人,负责韩国三星、LG等手机厂商的多媒体技术OEM开发与交付。


汪源在大约4个月前决定离开网易创业。今年5月22日,汪源在自己的公众号《冷技术热思考》中官宣了从网易离职创业的消息。当时汪源表示会回到自己熟悉的to C市场。他判断随着大模型和硬件供给能力的成熟,生成式AI应用在今明两年会迎来新的窗口期,特别是在欧美市场。


汪源创业的消息吸引了数百名投资人的关注。目前久痕科技已经完成种子轮融资,主要是美元基金,为初始团队储备了两到三年的充足资金。公司正在招聘产品合伙人与算法工程师。


久痕科技的第一款产品定位是“以个人数据为中心的通用办公助理”,就像秘书一样帮助个人完成参加会议、回复消息、回复邮件、阅读文档、写作报告、管理日程等各类典型的知识工作。


汪源判断,通用办公助理市场空间巨大。面向全球十亿规模的知识工作者,按照5-10%的付费用户比例计算,存在数千万甚至亿级的付费用户规模,按100-200美元/年的收费标准,存在数十亿乃至百亿美元的营收规模,对应公司市值可达千亿美元。


但个人办公助理的产品形态究竟长什么样子,目前也很难定义清楚,不少投资人并不看好这一方向。比如,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今年3月在接受采访时提出一个“暴论”:“今天说‘个人助理’都是技术人员的想象。我就问你,有几个人需要个人助理?都是典型的伪需求!”


汪源对此表示理解。他认为很多人难以想象这个产品的形态,这是好事,因为伟大的产品总是来自于一小群人的共识,不可能来自于大多数人的共识。


市场上还没有久痕科技完全对标的产品,唯一稍有类似的Rewind。但久痕科技想做的产品,包含了五倍于Rewind的个人数据——Rewind只能通过录屏录音的方式慢慢积累数据,以及十倍百倍于Rewind的功能性——Rewind几乎只做了关键字搜索功能。


因为涉及个人办公数据处理,必须确保数据运行在用户本地的端侧大模型,这就必须依赖于AI PC市场的成熟。显然,AI PC市场仍在早期,汪源形容今天的AI PC类似于2010年iPhone4刚发布,因此现在是创业入局的好时机。


在第一款产品之后,久痕科技计划“以个人数据为中心”为基石推出更多办公领域的产品,如代办管理、笔记等,力争成为“AI时代的Office”。


跟大多数AI to C的产品一样,久痕科技从第一天起就进行全球布局,核心面向欧美日为主的海外市场,采取订阅制收费。


公司名「久痕」来自于乔布斯的名言 make a dent in the universe。汪源表示,乔布斯领导的Apple公司在PC、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在线音乐、TWS耳机等领域都开创或普及了新的产品品类,成功留下痕迹。这次创立久痕科技,汪源希望致敬乔布斯和延续网易杭州研究院的创新精神,在业界留下更多痕迹。


最近,「甲子光年」专访了汪源。关于AI创业,他是怎么思考的?


1.为什么创业?


甲子光年:创业这件事,你考虑了多久?


汪源:其实我在2019年就希望自己能出来做点事情,但是在网易我管理的各部门业务,确实也蛮难去交接的,老板也一直在给我更多的职责。那时候如果我走,对老板也不好交代。所以就拖了四五年的时间。


甲子光年:你在自己的公众号里宣布创业,说是“事了拂衣去看世界”,“事了”是什么意思?


汪源:我在网易负责两大块业务,第一块是后端如数据中心与IT体系建设。IT体系去年成功实现了全集团的整合,在贵州的大规模自建数据中心也成功投产了。


第二块是近几年我最核心的工作,负责管理网易数帆在企业服务领域的大数据、云原生、低代码、to G等相关业务。去年我基本上把业务相应的部门建设、业务发展做到了还不错的状态。相比几年前从零开始,如今已经做到了业务成型,部分业务跻身一线供应商的水平了。所以,这一块的业务也告一段落。


总的来说,我担任总经理的网易数帆和智企整合成新的数智事业部,我负责的杭州研究院的其他工作也都有了较为妥善的交接和安排。


甲子光年:有考虑在网易内部做这件事吗?


汪源:我没有在内部提过。第一个原因是,我认为公司最近几年的战略还是非常聚焦的,基本上不会去开新的业务线。第二,网易内部有很大的存量业务需要我去管理,我肯定也没有足够的精力去拉起一条在业内都没有出现过的产品形态,这个难度需要个人投入非常大的精力去做。


我了解到现在很多的AI创业公司都是模仿美国产品,比如Gamma火了就有很多AI PPT产品。模仿当然也很好,但我们没有一个完全对标的产品,而且会直接到美国市场去做从0到1的创新。这个工作的难度与挑战需要我全职全身心的投入。


甲子光年:过去几年你最核心的业务是网易数帆,是一个to B业务,但为什么创业却选择做to C?


汪源:其实我在网易18年的时间段里,参与时间最长的还是to C业务。除了网易数帆to B之外,网易云音乐、网易云课堂等产品都是to C的。第二个考量是因为我们想做全球市场,to C会比较好启动。在美国做to B蛮难的,组建线下的销售队伍,管理肯定比to C难。


2.为什么做AI办公助手?


甲子光年:创业方向是如何考虑的?


汪源:我们决定做一款C端的应用层产品,而不是做foundation model,或者垂直行业大模型,比如医疗等。我去年做过将近一年的医疗大模型,但我感觉垂直赛道挺难发展,最后都变成了to B的项目定制化。


甲子光年:你觉得to C市场有哪些不错的产品?


汪源:主要的产品有三类,第一类是情感陪伴、聊天类,体现大模型的情绪价值;第二类,如果你看a16z Top 50的报告,更多的是在图像和视频的内容编辑与内容生成领域,50个应用可能占一半;第三类是a16z最新报告里出现的一类,生产力产品。


生产力产品赛道已经出现了不少产品,比如国内的浏览器插件Monica、AiPPT等。我们属于生产力赛道的办公助手类产品。


甲子光年:为什么第一款产品的定位是以个人数据为中心的通用办公助手?


汪源:大模型有强大的通用知识和智能处理能力,但ChatGPT日均不到一次的使用数据说明它就像一个入职第一天的新手一样做不了多少具体工作,除非你的工作主要是写写套话。即便下一代大模型再强大,不了解用户,就不可能在大多数场景中有效的提供帮助。大模型会成为越来越标准化的商品,而用户数据会越来越宝贵。在办公助理领域,善于获取、组织和利用用户数据者得天下。


我们的产品就像一个无时无刻陪伴你多年的秘书,非常了解你的知识、思路和习惯,从而能够高效的帮助你完成参加会议、回复消息、回复邮件、阅读文档、写作报告、管理日程等各类典型的知识工作。


甲子光年:飞书与钉钉也在做类似的办公助手。


汪源:不一样。飞书与钉钉实际上是特定的办公软件,而我们要做的办公助手本身不做办公软件,但它会像一个人一样去使用办公软件。我认为办公软件主体是功能性的,而非智能性的。我们的重点是做智能性产品,比如我帮你回复邮件,但我不会去做一个邮件客户端;我帮你写笔记,但不会做一个笔记软件。


另一方面我们主要面向海外市场。其实在海外市场,钉钉与飞书这种全家桶式的软件不是很受市场欢迎,大家倾向于用多个更加垂直的、更加专业的软件来完成工作。


甲子光年:为什么首先选择美国市场?跟用户付费习惯有关系?


汪源:总的来说美国市场的体量和付费用户的意愿是最高的。我是做一个终端的、面向to C市场的软件,只涉及个人数据,所以并没有必要用to B的方式去做,to C的商业闭环也更加简单,付费链路也更短。美国市场肯定是全球最大的一个市场。


另外,美国市场对于软件的反盗版意识是比较强的。我们作为一个完全运行在PC上的软件,从技术上来说很容易被盗版,因为它不依赖于云服务。美国市场通常是比较关心这一点的,尤其是对于办公类工具,一般的美国公司不允许员工使用盗版软件。


我们的想法是先在美国市场做,等产品做出来了也看看国内市场能做多少,但国内确实没有一个很高的预期。


甲子光年:你们有没有对标产品?


汪源:有一个稍微类似的叫Rewind。Rewind最早是在PC上把你的屏幕状态和麦克风听到的声音实时录制。当你想起来前两天看到的一个内容,Rewind会帮你找到,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功能。


我的理解是,录屏只是个人数据的一小部分,比如你的电脑上已经有非常多的文档,浏览器里也打开过很多网页和文档,这些数据都没有抓取。另外Rewind只做了一个关键字搜索的功能,但没有做任何其他的功能,比如帮你写邮件、回消息、管理日程等。所以这个产品在火了一阵子之后,增长其实也不是特别好。我自己也是Rewind非常早期的用户,体验下来感觉对我的帮助也是非常低频的,可能几天才会用一次。这样的产品付费也不会很好。


甲子光年:听起来对于数据安全会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汪源:这也是我们认为现阶段有条件去做这件事的一个核心原因。理论上讲,我希望产品尽可能访问用户所有的办公资料,就必须确保处理这些数据的大模型必须在用户本地的端侧大模型,绝对不能采用云服务的方式来提供。


因此,这个产品必须依赖于AI PC,当AI PC出现,我们的产品才可能出现。而AI PC现在还在早期,有点像2010年iPhone4刚发布的时代。这是一个创业的好时机。


甲子光年:有多少投资人认可你做的产品方向?比如朱啸虎就说过,“AI个人助理是个典型的伪需求,是技术人员自己的想象”。


汪源:我没有跟朱啸虎聊过。确实有投资人最喜欢的逻辑就是问你这个产品对标的是美国哪个产品,但我们想做的是一个全新的产品形态。如果投资人脑子里没有一个具象的产品,他可能就不太确定这个方向到底是行还是不行,就会有顾虑,我觉得可以理解。在一个新的品类出来之前,大家其实都这样。说实话,当时iPhone出来后,还有很多人说iPhone也没什么用啊,不就是打电话、发短信吗?


甲子光年:融资现在是什么情况?


汪源:我跟资方协议有保密条款,只能说都是美元基金,公司的整个架构也是面向海外市场,尤其是可能到美国去上市。但公司的产研团队是在国内,中国还是有工程师红利在的。


(封面图由受访者提供)


  • 3427
  • 0
  • 0
  •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