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甲小姐对话艾渝:带着使命感度过难关 | 甲子光年
作者:张一甲 2022-10-13

现在大家都很疲惫,整个行业都处在疲劳点,但在使命感的驱使下度过疲劳期就可以继续奔跑。


作者 | 甲小姐 木南


对话的前一天,特斯联创始人兼CEO艾渝刚从外地赶回北京,在公司和团队开会到当晚十点。但连轴转了十三四个小时后,他到家依然电话不停,直到夜里十二点后才睡下。

这算睡得比较早了。实际上,对他来说,每天四五个小时的睡眠是生活的常态。对别人而言异常辛苦的“常态”,可他却觉得没什么,他自己说这是“始于内心使命感的召唤”。

过去这一年,艾渝像所有创业者一样,忙着处理一个接一个突如其来的难题,他告诉「甲子光年」:“今年遇到了过去几年经历的所有挑战,从没想过会在短时间内面临这么多问题,就像打地鼠一样。”

虽然艾渝表达了一堆的辛苦,但相比市场大多数企业,特斯联依然呈现出难得的利好态势。今年市场情形严峻,遇冷的大环境逼着企业纷纷“刀刃向内”,削减冗余,控制成本,甚至无奈大幅裁员。而特斯联却表现出与众不同的画风,在引入高阶人才方面接连传来重磅消息:

任命知名AI专家、达摩院城市大脑实验室操刀人华先胜为CTO,统筹规划集团前沿技术研究与发展方向,总体负责产品、技术发展的战略实施,推进公司在城市数智化、“双碳”等重点领域的商业化落地与应用;

引入IEEE Fellow邵岭博士作为集团首席科学家,负责公司人工智能在各产品线众多应用场景中的核心关键技术及产品的研发与部署;

引入IEEE Fellow、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新一代宽带无线移动通信网”总体组专家、科技部创新人才推进计划“宽带无线传感网”创新团队负责人杨旸博士,负责公司未来的智能物联网应用场景设计和核心技术,以及产品的研发规划。

业务层面,特斯联在过去一年也结出稳健的果实,一直强调的产品旗舰AI CITY已落地重庆、德阳、武汉,成为未来城市实现完整数字化管理的城市科技样板;推出了支撑整个AI CITY运行的技术底座——特斯联智能城市操作系统TacOS;更重要的是,在这一技术底座之上,特斯联找到了一个体量巨大且是任何企业、园区、城市都无法绕开的落地场景——碳中和。

坐落于重庆的AI PARK

时隔两年,甲小姐第三次对话特斯联创始人兼CEO艾渝,这一次,这位自带光环出发的创业者坦然谈起逆境和突围,在经过一个接一个现实难题的锤炼后,“使命感”成为了特斯联突破重围的原始动力,而“聚焦”将成为特斯联下一个三年的关键词。


1.谈变化:“三位核武器级的高手”


甲小姐:你今年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艾渝:比较累。今年应该是这么多年以来挑战最大的一年。今年像打地鼠一样,这边刚打完,那边又跳个东西出来,不确定性比较高,整个行业的信心,包括供应链上下游受到很大冲击。大家都比较困难,资本市场也不稳定。我相信每家企业、每个人都面临着同样的挑战。不过,过去10年平均向好,今年的挑战应该只是短期的,相信会好起来。

甲小姐:2019年我们对话,你们的定位是全球领先的智慧场景服务商,20年我们对话,你们的战略更新为all in AI CITY,现在这个战略有变化吗?

艾渝:没太大变化。我们专注的使命始终是如何改变人类未来的生活方式,AI CITY的目标就是这个方向。

甲小姐:今年有哪些重要进展和里程碑事件?

艾渝:几个旗舰级产品AI CITY的落地有了长足进展:在重庆、德阳、武汉,我们定义的“在未来城市中实现完整的数字化管理”的城市科技样板AI PARK已交付使用,实现了在更小单元里做更完整的智能化整体交付的目标。

这几个AI PARK落地后效果非常不错,虽然还没有达到理想状态,但科技和未来的氛围已经出来了。客户参观的时候会强烈感觉到AI PARK是一个未来城市样式的科技新物种,能给当地的产业以及企业带来巨大影响。

武汉、重庆、德阳就像是旗舰店,做得更完整,这三个AI PARK落地后,我们以轻资产的形式在全国快速复制了十几个这样的数智化项目,每个项目的侧重点稍有不同,但内核大体是一样的——底层是以AIoT驱动的核心技术和基础设施,上层的应用和数据的处理方式有所不同。

甲小姐:今年邵岭、杨旸、华先胜三位行业影响力非常大的科学家先后加入特斯联,你是怎么做到的?

艾渝:我们在全世界范围内拉出了上百人的名单。2021年一整年,我每天半夜都在跟西雅图、硅谷、纽约、欧洲的这些人打电话,你能想到的大公司里最牛的华人科学家基本都找遍了。

当时选择我们的有六七位,但最终我们选择了其中三位,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在学术上已经是中国最领先的,并且都希望能把自己的学术成果转化为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生产力,这与我们的愿景高度契合。

这三位都属于武侠小说里面长老级、护法级的高手。整个泛AI行业里除了我们,就没有这样的专家级阵容,现在我们一家就拥有了这样三位核武器级的高手。

甲小姐:这三位选择加入特斯联是因为你的个人魅力?

艾渝:愿景和使命驱动是我们的底层逻辑。我们第一要找有魄力的,第二要找志同道合的,能跟我们产生共鸣的。我们请来的都是50岁以下的,在当打之年,都是打鸡血干活的,天天聊怎么商业化,怎么推动产业进步。

甲小姐:前几年很多AI公司特别喜欢把顶级科学家当作金字招牌,但在商业化落地时出现了很多问题,人们慢慢发现,顶尖人才不等于顶尖团队,科学家创业的光环在慢慢消失。为什么今天的你仍然如此看重顶级科学家?

艾渝:因为我们和其他科技企业的生产方式不一样。

有些科技企业的创始人是科学家,从来没干过商业化,也没带过团队就开始创业,做大以后再补足商业上的短板。特斯联更像华为的做法,先贴近市场,以客户为中心,商业化成功以后,再不断补足自己在研发、产品的投入,形成一个高效的闭环。

做了这么多年,我们知道现阶段最需要什么样的人,所以我们能够确保找来的人不会太偏离现状。当然,这些人不可能一来就完美适配,真正上手还需要磨合。另外,我相信能够跟他们合作好,我不会跟他们吵技术的事。我们各取所长,共同做好一件事。

甲小姐:AI CITY对于技术团队要求有那么高吗?

艾渝:AI CITY对技术的要求很全面,如果真的想做出区别于他人的东西,肯定需要顶级科学家,但不要神话他们。合适的人在合适的时间加入,才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特斯联有很好的基础,我们的万丈高楼是从底层一层一层搭起来的,把顶级人才放在金字塔尖,他才能把高楼建得完整、漂亮。

甲小姐:华先胜这种级别的科学家空降CTO可能带来一些挑战,比如如果他看不上你们之前的产品,要你们推翻重来呢?

艾渝:该推翻就推翻,这没问题。我们的交流特别坦诚,我需要你做什么,你需要我做什么,说得很清楚。华博士说他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来了以后发现有些问题比自己想象得更差(笑),但也有更好的。结论是,他觉得特别开心,基础这么差都能做得这么好,他来了以后不就更好了。


2.谈组织:“三年后的特斯联可能会成为两三年前的京东”


甲小姐:除了引入顶级科学家之外,你们的组织结构有哪些变化?

艾渝:这两年我一直在思考组织结构的问题。兵无常态,水无常形。没有一个组织结构是完美无缺的,不同时期要有不同调整。

形势好的时候,市场都是大开大合,需要更多冗余铺开了去打。那个时候资本希望企业快速成为第一,你只有碾压别人,才能吸引更多资本。人多虽然会造成浪费,但如果发展足够快,别人就不会去投你的竞争对手。

以前的欲望和想法很多,做一件伟大的事需要兼顾很多方面,但很多事情长期看有巨大价值,短期却不能带来直接受益。现在资本和大环境让企业聚焦自己的盈利能力,企业需要有更强的生命力。

所以近两年,我们的组织架构更加偏阿米巴模式:总部提供核心的中台支持,搭建城市技术底座,做操作系统和核心硬件;同时把前台一些业务线拆分成一个个独立公司,让他们自负盈亏,做得好能够很快得到收益,做得不好也是自己“难受”。

以后如果有合适的业务线,我们也会拆分出来。通过这种方式,我们组织的根系就能扎得更深,同时在上层能够开枝散叶。最终,三年后的特斯联可能会成为两三年前的京东。

甲小姐:现在如何把控团队人数?

艾渝:去年以来,我们一直在做人才升级。比如优化100人,再进来100人,进来的人更贵、更好了,但是人力成本也更高了,这也是我们今年压力大的原因之一。

甲小姐:经济不好的时候,一个科技公司的标准动作往往是增加前端商务团队,而不是去增加后端科学家,你会这么算账吗?

艾渝:现在一些公司简单粗暴地裁员,这确实会有直接效果,但也可能砍掉公司长期发展的机会。我们更多是提升效率,用阿米巴这种生态化的方式,把一些东西拆分,通过独立融资等方式保证它的生命力和战斗力,同时集团总部给予支撑。

我们现在就是要释放公司内部活力,同时也要瘦身,甩掉肥肉和赘肉。

甲小姐:2020年和你的对话提到,你们的业务总需要和一把手谈判,对你个人依赖会很强。你说你要培养一些中高层干部,让他们成长起来。传统火车是靠车头带,未来就是动车,每节车厢都有动力。现在进展得如何?

艾渝:我们有一半核心干部是从创业开始一起走到现在的,加上这些同样有领导力的新团队,中高层成长得很快。

我认为当下的困境是团队凝聚的最好时机。任正非说把寒气传到每个人,我是每天都在给大家“吹空调”,让大家感受到公司面临的挑战。

不经历一定的挑战和打磨,一个公司很难真正强大起来。过去一些公司大而不强,现在潮水退去,就要看谁能更好地生存、生长。我们每个业务的老大都在成长,如果能度过这次挑战,我们会成为一个特别伟大的公司,我坚信不疑。


3.谈战略:“下一代操作系统是基于人工智能与物联网的泛在智能操作系统”


甲小姐:前段时间你们发布了TacOS3.0,为什么会把操作系统作为你们的核心突破点?

艾渝:操作系统每一次代际变化都会带来巨大的机会。PC时代,操作系统基本被Windows垄断,要求更强大的功能和算力;移动时代,iOS、安卓、鸿蒙等操作系统的功能和技术路径有很大变化,更关注如何降低功耗,和4G、5G相连;我们认为下一代操作系统就是泛在智能操作系统,即无所不在的IoT,无所不在的智能。它以物联网为基础,能够连接很大的空间。我们做的正是基于物联网的泛在智能操作系统


甲小姐:电脑、手机的终端形态相对统一,但AI CITY的前端奇形怪状,能够用操作系统这样极致标准化的平台统一定义并赋能吗?

艾渝:AI CITY像一个孪生城市,一个AI CITY中有几十万个节点和不同的设备接入,例如传感器、机器人、新能源充电桩或发电设备等。泛在智能操作系统能够把城市空间的一切数字化、结构化,小到一个垃圾桶里的传感器都能智能化,一些决策算力甚至不用回到中央大脑,在当地就能自动处理

泛在智能操作系统在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成熟,中国在这方面有一定优势。国家科技部和工信部有几个重大专项,特斯联都是主要承接方,我们是核心的参与者和生态伙伴。

我们也在与多位院士合作,研发泛在智能操作系统。如果这个模型操作系统研发成功,以后相关涉及智能控制的地方都会需要这套操作系统。

甲小姐:TacOS操作系统最终的使用者是谁?

艾渝:我们希望重新定义行业,赋能其他科技公司,比如联通、电信、中国移动、软通动力、中软等。他们给客户做软件外包,可以用我们的TacOS做一体化布署。

未来我们B端客户会不断增加,刚开始产品不成熟,必须自己直接面对客户,做样板、做案例;产品成熟之后,我们会主动把我们的客户引荐给合作伙伴,例如一些集成商或其他科技公司,他们集成,我为他们供货,他们有成千上万的项目,我们卖标准的专利匹配、模型、算力,以及我们只需要做一两个超级赚钱的应用,比如碳中和,就像我们自己做的“Office”一样。当特斯联真的能做到这一步,市场占有率以及想象空间是巨大的。


4.谈场景:“碳中和是我们的‘Office’”


甲小姐:上次对话你提到AIoT发展的四个阶段,1.0是设备 Device as a Service,2.0是场景 Solution as a Service,3.0是新基建 City as a Service,4.0是网络运营 Operation as a Service,现在处于哪个阶段?

艾渝:处在第三到第四的过渡。现在TacOS已经在尝试持续运营,AIoT基础设施达到一定程度后,能够在碳中和等领域创造出巨大的价值。现在除了之前聚焦的领域外,碳中和是我们最看好的落地场景。

甲小姐:为什么看好碳中和?

艾渝:碳中和是一个特别巨大的市场,链条很多,每个人都声称自己能在其中做一些事,大概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往上游走,做元素周期表的事,通过新材料等技术调整做出一系列新能源产品。比如光伏原料从多晶硅、单晶硅、颗粒硅再到钙钛矿,以及各种不同电池技术的迭代等等。

另一类往下游走,做智慧能源。例如现在比较火的虚拟电厂。

现在能源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之前和一位光伏企业的创始人聊天,他说碳中和是我们当前面临最大的任务。原来只能由售电公司卖电,未来在配电、售电环节能完全可以由市场端控制发电以及电力的调度和配送。能源数字化做完,才能做更加精准的碳汇计算以及碳交易。

甲小姐:AI CITY和碳中和看起来是跨度很大的两个领域,你们为什么会选择从碳中和切入?

艾渝:能源数字化最重要的就是AIoT的技术和能力,包括AI、算法、算力、策略、平台、网络、数据等,这一系列技术需求都和布署AI CITY有相似性。智慧能源和AI CITY的客户、落地场景也有一定重合。我们之前做智慧城市、智慧园区管理已经收集了很多数据,切入碳中和、智慧能源只需要在上层叠加更多应用。

打个比方,我们已经做了一台Windows电脑,碳中和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Office”。基于碳中和,我们能够实现真正的运营型智慧城市,里面所有的人员、交通、机器人调度都通过持续的数据运营来支持。

甲小姐:谁将为这种运营付费,政府吗?

艾渝:不需要政府付费,智慧能源的系统搭好之后,我们是托管的服务方,而且提供的是绿电,还会提供能源数字化、碳汇和碳交易等一系列服务,客户何乐而不为呢?

甲小姐:AI本身需要强大的算力支撑,这会产生巨大的能耗。我之前看到一个说法是,训练一个人工智能模型所产生的碳排放,相当于制造和驾驶五辆汽车在其一生中所需要的碳排放。你们如何做到一边AI,一边碳中和?

艾渝:首先,我们园区内所有AI模型、数据中心的运行都尽可能用绿电;第二,不断提高模型和算法的效率。我们做出一个预训练大模型,套用到某个场景后节省的能源远远大于生产这个模型所消耗的能源。


5.谈模式:“会成为大行业里最早实现规模化盈利的公司”


甲小姐:B端客户选择你们的原因是什么?

艾渝:同样的成本,我们有更好的性能,这就是客户选择我们的原因。B端客户的模式更像能源托管。例如,盖一座建筑不会涉及太多数字化、智能化环节,但加上碳中和,把建筑中跟电相关的事全部数字化、智能化,机会还是比较多。现在一些大购物中心的能耗托管服务都是由我们提供。

甲小姐:你们是如何拓客的?

艾渝:2020年初,我在内部谈到,要从打单模式变成接单模式,现在基本上是按照这个思路在做,效果还不错。例如深圳龙岗的城市窗口就整个交给我们来做。现在每天都有各类客户去我们那里考察,之后要求在自己的场景转化、落地。

甲小姐:现在许多AI公司都深陷亏损,你们的商业模式能避开这条路吗?

艾渝:一些科技公司盈利难是因为全部是项目制,或者外包形式,派100个人,弄些服务器重新上系统,这特别慢。

我们想把项目制变成一个行业通用的平台。比如我们在做的智慧校园,做下一个校园一定会有不同的东西,但底座都是我们的操作系统,上层应用用低代码通过拖拉拽的方式就能做到。原来三个月才能干完的事,用我们的产品可能三周就干完了,而且匹配了我们的算力算法和各种数据处理能力,标准化之后,会整体降低智能化成本,效率也会提升。

特斯联更像AI行业里的特斯拉,我们不去深耕某一垂直领域,而是做成一个大产品进行整体交付。所以我们和商汤、云从等AI公司的客户群体都不一样。

甲小姐:原来很多智慧城市都只有一个大屏,无法实际操控实际运营。你们现在所有AI CITY的案例中,有多少是可以由人来实际操控的?

艾渝:我们的AI CITY都可以实际操控。真正运营型的智能城市应该是能够不断自我运营的,你感受不到,它又无所不在。

甲小姐:作为AI CITY的定义者,你们对AI CITY的定义在市场上有共识了吗?

艾渝:已经初步形成共识。丰田早就有了新能源车的概念,但特斯拉的新能源车和丰田的用户体验完全不同。回到AI CITY,提到智慧城市都会想到大屏、数据中心、云厂商驱动等,但客户会看到我们的不同。

特斯拉后来又做智慧能源、虚拟电厂,我们走的路如出一辙。AI CITY建成之后就应该是绿色的。我们一直在找最大的刚需,现在看来,能源就是最大的刚需。现阶段我们做碳中和,马上就可以有巨大场景和收入来源,二者的技术底座是共通的。

互联网时代是收割流量、收割用户;智能时代是收割数据,收割场景。AI CITY就是我的场景,我能够控制里面的能源,在一个个新场景复制,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我们或将成为大行业里面最早实现规模化盈利的公司。

甲小姐:大概会在什么时候实现盈利?

艾渝:未来一两年之内。

甲小姐:不同城市有不同的地理、人文环境,你们在不同城市做的AI CITY可复用比例如何?

艾渝:我们更关注如何把城市中不同的场景连起来,比如停车、地下管网、工程设备等场景的标准化程度比较高,底层的技术底座都是相同的。但不同客户会有不同的细分需求。有些地方客户更关心产业发展,需要通过我们的数据能力,按照不同企业、园区、开发区里各个产业的用工情况、能耗情况进行产业分工。

甲小姐:定义一款饮料或一款手机,消费者可以用脚投票,谁来检验你们对AI CITY的定义?

艾渝:客户付费后对产品的满意度和复购率是重要指标,客户购买我们的操作系统后,可能会有其他新需求,例如需要能源数字化,甚至需要整套的碳中和解决方案,根据不同情况,客户会持续购买我们的上层应用,就像大家习惯用智能手机后,就会买其他APP。


6.谈未来:“越是疲劳期,越要回归使命感”


甲小姐:你之前提到过两个三年目标,第一个三年目标(找到主营业务和发展方向;完成从0到1建设;变成独角兽;得到顶级投资人认可)超前完成,你又定下了第二个“三年目标”(上市;市值100亿美金以上;国际化)。现在第二个“三年目标”进展如何?

艾渝:受疫情影响被耽误了,但我们争取在未来一两年之内全部完成。

甲小姐:现在是特斯联的第七年,你有新的“三年计划”吗?

艾渝:之前我们内部定了“三三计划”,即第三个“三年计划”,也是十年计划的第三期。

第一,十年打造一个千亿级公司;第二,全球化走得更稳、更加广阔;第三,回归初心,做能够改变大家生活方式的事,希望能够在更多场景落地。我们原来做AI CITY是做Windows,现在做碳中和是做Office,未来几年就把这两个领域的产品做好,真正做到世界级最龙头的公司,这是我们现在的目标。

不过接下来首先还是要补作业,把第二个“三年目标”完成。此外,会更加聚焦,把事情做得更强更好,变成行业里最优秀的企业。

甲小姐:抛开外部困难和环境变化,复盘过去七年,你们在战略上有哪些得与失?

艾渝:如果重来一次,公司可能起来得更快。某些时候,我们在战略上应该再和光同尘一些。以前我们老是坚持认为自己做的是对的。

比如人工智能特别火的时候,很多人去做芯片、自动驾驶、AI医疗等等。我是投资人出身,所有朋友都跟我说,你招几个这样的人来,融资是分分钟的事。但当时我把更多精力放在了客户上,思考他们到底需要什么,我们如何做出能够服务他们的产品。我一直坚持要做一个有价值的公司,学习华为,别浪费投资人的钱,可能这种做法稍微从时间效率上错过了一些发展更快的机会。另外,可以在组织调整上下手可以更狠一点。

甲小姐:你认为特斯联和其他AI公司相比最与众不同的一点是什么?

艾渝:我们做的东西很聚焦、有价值,这是特斯联和其他AI公司最大的不同。

很多AI公司或者科技公司做的事情短期内价值有限,行业中的玩家都像是要做诺基亚手机,地上摔不坏,可以用20年,但现在没有人追求20年用不坏的手机,大家都是更注重智能化和产品真正能创造价值的。

例如在碳中和领域,我发现现在能源行业的龙头无一例外都很焦虑,大家都想做智慧能源,但是这些龙头企业都是传统制造业出身,他们的基因决定他们无法请到华博士这样的人,因为他们需要控制成本。

那一代很牛的企业家会觉得特斯联这样的企业能和他们形成很好的互补——既懂行业,又有很好的人才和技术,我们可以一起合作把应用场景做大,过程中我们会给他们创造巨大的价值,也能给我们的终端用户创造价值,这是我们最大的不同。

甲小姐:今年是你创业第七年,会有“七年之痒”吗?

艾渝:我倒是没觉得“痒”,痛苦比较多。今年遇到了这几年来遇到过的所有困难和挑战,我从来没想过短时间内会同时爆发这么多问题,每天都在解决各种问题。

创业马拉松跑了七年,大家都累了。今年很多人在说躺平,但我们没有躺平,我们还继续,找了这么多牛人,在逆境中绝杀突起。就像美团,最开始没人觉得美团很牛,百团大战的时候还没有排在前面,但经过一轮洗牌,反而变成一家市值过万亿的公司。

逆境是一种考验,如果现在能把周围的人凝聚在一起,围绕同一个使命和愿景去突围,一旦突围成功,未来10年智能化的大赛道一定会出现新的美团,新的京东。我们肯定会成为这样的公司。

我现在更加专注,不想那么多,回归愿景和使命,让大家看到这个使命,带着使命感度过难关。我坚信过了这一关,我们组织的生命力会更强,真正的人才会成长出来,就像红军长征一定得过雪山,走过之后剩下的就是精英。

甲小姐:经历7年,你的能量好像并没有衰减。今年和往年相比,你面临的压力有哪些变化?

艾渝:今年的压力更多来自于增长。

我希望自己一直保有独立思考的能力。社会纷繁复杂,信息量非常大,我每天思考的就是我怎么做是对的。现在大家都很疲惫,整个行业都处在疲劳点,但度过疲劳期就可以继续奔跑。我们希望能在最后几千米和别人拉开距离,冲刺到队伍前列。



  • 22391
  • 0
  • 0
  • 0
评论
登录甲子光年
其他登录方式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注册甲子光年
获取验证码
注册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绑定手机号
获取验证码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完善资料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微信登录
扫描二维码 | 授权登录甲子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