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国资云扰动云计算
作者:刘杨楠 编辑:赵健 2021-09-08


8月27日,天津市国资委发布的一份红头文件惊扰了整个云计算产业。


在这份名为《关于加快推进国企上云工作完善国资云体系建设的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的文件中,要求各企业已经部署在第三方公有云平台(包括“华为云”“阿里云”“腾讯云”“天翼云”“移动云”等)的信息系统,租约到期日前2个月内全部迁移至国资云,原则上最迟应于2022年9月30日前全部迁移至国资云。


消息一出,资本市场便首先做出了热情回应。8月30日,“国资云”概念股纷纷上涨。其中,铜牛信息涨幅达到19.99%,拓尔思涨幅为5.87%、易华录涨幅5.33%、美利云涨幅10.07%。


不同于资本市场不由分说的热情,突如其来的“国资云”让不少人都看得“云里雾里”。


国资云是什么?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等云厂商的市场份额是否受到影响?是否会出现重复建设?一系列问题让这个“国”字辈的组织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吊诡的是,一周之后《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天津国资云相关文件已撤回”,一位华为云生态经理向「甲子光年」表示,这是一起乌龙事件。


本文「甲子光年」采访了阿里云、华为云、青云等云厂商人士,来看一看“国资云”到底是什么云。


1.云计算行业的“搅局者”?


实际上,国资云并非空穴来风。


自今年3月起,浙江、天津、四川相继开始启动本地“国资云”项目建设,但这一系列动作均未引发广泛关注,直到8月27日,这份未被证实的红头文件让“国资云”的概念成功破圈。


这份方案成为一个爆发点的原因或许在于,文中要求国企们原则上最迟2022年9月30日前全部迁移至国资云,并要求“即日起,各企业不得再与第三方公有云平台新签、续签云资源租用合同”。一些热心网友都在关心华为云、阿里云这些大厂是不是要凉了?


相比于外界的震动,内部人士的表现显得十分淡定,多位云厂商人士都对「甲子光年」表示“没什么影响”。一位华为云人士对「甲子光年」透露,“我们内部讨论过这个事情,感觉对公有云业务影响不大。”


一方面,国资云的技术储备有限,建设和运营依然需要第三方厂商的技术支撑,这对于云厂商而言反而是一个新的机遇。


天风证券全球科技首席分析师孔蓉表示:“若国资云要真正落地,一定需要有能够媲美第三方云服务商的能力,比较可行的方式就是借助成熟的第三方云服务体系快速构建。”


一位阿里的销售工程师也对「甲子光年」表示:“国资没有能力自己做云,最后还是各大厂的技术外面包一层皮。”这种情况已有先例,四川国资云虽然是四川能投集团下属公司建设,但是向阿里云采购技术方案,运营则由四川能投和四川电信联合完成。


因此,短期来看,国资云的出现更多是使各大云厂商的角色发生转变——从台前走到幕后,成为站在国资云身后的技术提供方


另一方面,国资云的出现非但不会颠覆第三方云厂商的行业地位,反而会做大市场的蛋糕。


目前,企业上云的渗透率还有很高的空间。现阶段国企的上云意愿并不强,企业私有云建设比例大约在30%,有些国企的信息化程度很低,可能只上了财务系统。此外,国资云的源头来自国资委发布的国企数字化转型通知,而各省市对此的推进速度参差不齐。现阶段,西南地区的四川、重庆已经有所推动,而广西、云南基本没有推动力。


过去上云不积极的国企,在这个政策下会加快上云速度。“借着政策的东风,更多传统产业的上云场景能够被撬动,对云计算产业整体的发展有充分的带动作用,也将给行业带来更广阔的空间。”孙蓉曾对媒体表示。


不过,蛋糕变大的同时,行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一位华为云的生态经理告诉「甲子光年」:“国资云让云厂商的合作对象将由企业变为各省市的国资委,客户范围更加集中,只要搞定了国资委,就等于搞定了一大批企业,某种程度上帮厂商省去了不少拓展客户的人力成本,但要看各家项目运作和客户关系咋样了。”


在众多厂商中,有国资背景的厂商也是强有力的竞争者,各地国资委在选择合作对象时是否会对这类厂商有所青睐,也是一个不确定的问题。


不过,云厂商头部企业中有国资背景的是浪潮和中科曙光,但强项都在服务器层面,对服务器层面有要求的国企会考虑买。就云平台核心产品而言,浪潮和曙光的技术、运维、性能在第二梯队,第一梯队还是阿里、腾讯、华为。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每个省都有不同考虑,需要云技术领先的会选择阿里等,有些省则有地方企业保护性,如山东的国资云一定会选择浪潮。因此,国资背景的倾向不会特别明显。”


虽然国资云对云厂商的影响不大,但其推进过程还存在一系列质疑——


比如,国企原本可自主选择市场上的各类云服务产品,但国资云将采购权收归国有后,直接指定某个企业作为技术提供商、软硬件提供商而达成合作,这是否会影响云服务厂商原本的竞争格局,出现畸形的“非正常竞争”?


值得一提的是,9月3日《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天津国资云相关文件已撤回”,并明确国资企业在选择云服务时不做强制和排他限制。「甲子光年」曾就此消息拨打天津市国资委电话,截至发稿无人接听。一位华为云人士向「甲子光年」表示,这是一起乌龙事件。


虽然天津国资云疑云告一段落,但另一个“国资云”第二天就正式启用了。


2.另一个“国资云”


9月4日,华为在武汉的政务云项目“武汉云”正式启动,这是全国首个以城市名命名的“城市云”。


目前,武汉云的落地已经在逐渐推进。在武汉云启用会上,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中国区总裁鲁勇表示:“当前,武汉云建设项目进展顺利,已吸纳16个上云单位和120余个应用系统。”



武汉云计算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控股人为武汉市国资委,天津国资云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控股人为天津市国资委,从这一点上说,武汉云和天津国资云算是“师出同门”,武汉云也可以看作是武汉市的国资云


但是,上述华为云人士告诉「甲子光年」:“武汉没有国资云,只有武汉云。”


具体来看,天津国资云主要针对的是国企上云,而武汉云的内涵更为丰富,集武汉云政务资源池、武汉云信创资源池、武汉云企业资源池“三朵云”于一体。


值得一提的是,面对国有企业用户,武汉云“鼓励按照市场化的方式,为全市国有企业级在汉央企等提供标准化、符合行业要求的专属云服务”。因此,就减少了指定供应商的非正常竞争现象,相比国资云,厂商也会更加喜欢“一城一云”的城市云模式。


基于此,武汉云开辟了“一城一云”的模式,将基础设施、运营服务资源集于一体,有效解决了重复建设的问题。这种模式下,政务云与国资云被收归于一体,无论对于基础设施建设还是后续运营都是一种更轻便、高效的选择。


其实,无论是武汉云所代表的城市云,还是天津国资云,都可以统一看作政务云。


上述华为云人士告诉「甲子光年」:“国内目前的政务云有三种模式,代表城市分别为重庆、武汉和长沙。重庆是短名单[1]模式,有需求的时候从短名单里面寻找供应商,长沙、武汉所有的信息化需求都是从政数局收口,但长沙政数局统一预算统一接口,武汉把预算分给了各个委办局,由政数局来做统筹。”


今年云厂商对于政务云的争夺也进入白热化阶段。


目前,我国政务云市场已呈现出相对稳定的市场格局。IDC发布的报告显示,华为、浪潮、紫光、中国电信、阿里云、中科曙光位列前六,市场占有率总计超过90%。



今年,各大云厂商都进行了一系列组织架构调整,剑指政务市场。


华为已经服务政务云市场10年时间,是政企云服务商的“长跑选手”,积累了深厚的技术、产品、服务、生态资源和经验。目前,华为云累计服务了超过600个政务云项目,其中包括国家部委级项目38个,省/直辖市项目40个,市县政府和委办局项目530多个。


而下沉到行业和区域,是阿里和腾讯不谋而合的选择。


阿里云今年上半年完成了新一轮组织升级,分为18个行业和16个地理区域。此外,阿里云还对行业进一步细分,为政企客户提供更专业的行业解决方案。5月28日,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在云峰会上向市场喊话:“阿里云为全面服务政企市场做好了准备!”


腾讯云也在今年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汤道生由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改任CEO,并表示此次调整有三大目标——扎根行业、深耕区域、提升效率。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在IDC的排行榜上,华为云在中国IaaS市场拿下了11%的市场份额,已经赶上腾讯云,两者并列第二。


可以预见的是,云厂商对政务云的争夺,会是接下来云端竞争的主旋律。


3.以“数据安全”为主题的阳谋


无论是国资云还是城市云,都是一场以“数据安全”为主题的“阳谋”。


天津国资云要求,不满足等保二级要求的机房的信息系统将迁移至国资云机房,同时,各目标企业原则上不再新建、升级或扩容数据中心(机房)


武汉云也要求,除涉密项目外,新建的政务信息系统须采购武汉云服务,已建项目须按照应上尽上的原则逐步向武汉云迁移,实现资源共享和集中管理,各区、各部门和各单位不得新建机房、云计算中心、数据中心、灾备中心、业务专网等基础设施,已建的机房停止改、扩建,逐步迁移至武汉云。


市场和政策环境的变动都给我国数据安全问题敲响了警钟。


6月30日,在滴滴上市不到48小时之内,网络安全审查办便以防范国家数据安全风险,维护国家安全,保障公共利益为由,对滴滴进行突击检查。


随后,国家对于数据安全的重视程度空前提高,一系列相关法规纷至沓来——从今年7月开始,《网络安全审查办法》《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护条例》《个人信息保护法》相继颁发,《数据安全法》也自9月1日起正式实施。


不过,观察者网近日发文表示,国资云的安全性或许还值得商榷。文中指出,信息安全有自己的特点,并非沾上“国资”就安全了。“国资云”的信息安全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系统开发队伍,而这恰好正是国有企业的短板和弱点。


这样的担心不无道理,国资云与武汉云在基础设施方面与第三方云厂商“外包式”的合作方式确实会给数据安全带来隐患。但与此同时,二者的落地将带动我国信创产业的自主发展,而技术的进步将是维护数据安全根本所在。


一直以来,我国IT产业在底层架构、标准、产品等环节均严重依赖海外厂商,芯片等关键技术更是存在“卡脖子”风险。因此,形成我国自有的信创产业生态迫在眉睫。


近年来,政策和市场也在呼唤信创产品的国产化替代。


政策方面,“十四五规划”中已经发出展望:展望2035年,我国科技实力将大幅跃升,关键核心技术实现重大突破,进入创新型国家前列。


与此同时,我国整个云计算市场也在飞速发展。据《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21)》,2020年,中国云计算整体市场规模已超过1781亿元,增速超过33%。如此大规模的市场自然需要相应的自主创新能力予以支撑。


目前,我国信创产业链的核心技术生态也已初步形成。据海比研究院《2021中国信创生态》数据,2020年中国信创生态市场规模为1617亿元,2025年将达到8000亿元。


如果我国各省市国资云、城市云等项目建设能够顺利推进,将会为我国信创产业带来大量落地场景。而掌握核心技术的自主权是我国捍卫数据安全的重要一环。



[1]短名单:即供应商短名单,是相对于长名单而言。企业采购时都要在所有供货厂家(长名单、大名单)中选取行业技术领先、业绩好、信誉高的厂家,列出来值得认可的少数供方,制成短名单。短名单一般为3-5家。

  • 154
  • 1
  • 1
  • 0
评论
登录甲子光年
其他登录方式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注册甲子光年
获取验证码
注册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绑定手机号
获取验证码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完善资料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微信登录
扫描二维码 | 授权登录甲子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