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诗人、工程师、教授、商人,他们为什么同时选择了元宇宙?
作者:张核 编辑:赵健 2021-12-29


2021年12月27日下午,百度Create大会开幕式刚刚结束,就有人在一个“元宇宙交流微信群”里艾特了一位百度的工程师并询问:“今天希壤(百度推出的元宇宙APP)一直都登不上,是需要有什么操作吗?”很快,更多有群友冒出来提出相同的疑问:“今天APP卡得‘死去活来’,基本用不了。”“是必须要用现场2000多块的那套设备吗?”


炫酷的3D式PPT布景、前沿概念的加持、跨界跨圈的豪华嘉宾阵容,让元宇宙世界“希壤”未来感十足。今年的百度Create大会相比往年,技术气息不再那么浓重,而是更多地探讨了更多关于人类未来的畅想:开幕式上,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与中国月球探测工程师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探讨星际与航天的未来、与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讨论穿越到宇宙另一面的可能性、与《连线》杂志主编凯文・凯利共同畅想未来互联网的新形态。


在此后为期两天的分论坛中,来自产业、学界的工程师、教授、创业者讨论了关于AI安全、云原生、智能工业、智慧金融等行业的诸多问题。而如果要细数三天大会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关键词,还是当属“元宇宙”。


在12月28日下午的分论坛中,百度副总裁马杰提到,“前几日,百度的元宇宙互动平台已经更新至-6.0版本。没错,虽然我们已经努力了很长时间,但这个版本仍然是负的6.0版本。”


台下稍显幼稚的观众席动画、台上嘉宾时刻紧盯提词器的演讲模式、不够成熟频频崩溃的元宇宙APP,虽然百度进行了一次大胆的、新形态会议的尝试,但参照所宣称的“在虚拟世界中拉近人们的距离”这一美好愿景,这次大会的互动效果却似乎并不那么尽如人意。


1.元宇宙才是今年的“最热IP”


“人类其实早已成为了现实与数字世界中的两栖物种。”三体宇宙的CEO赵骥龙在演讲中说。


为什么人类会选择走向元宇宙?在百度Create大会的元宇宙分论坛中,多位演讲嘉宾都提到了这个话题,“同类文化聚集地”与“突破肉身限制的想象力”是他们共同的答案。


“依托各自的文化图腾、构建虚拟聚集领地。”自信息革命开始,人类逐渐突破地理位置的限制获得了“交友自由”,赵骥龙笑言,“本质上,这似乎就是一个百度贴吧。”但元宇宙依托于新技术,让共同爱好者的聚集地突破屏幕与文字的限制,如临其境地实现各种梦想:比如进入武侠世界成为绝世高手,或是迈入太空环游宇宙。


“High Tech, Better Life”也是百度元宇宙城市Creator City的标语。但Creator City的野心不仅仅在于打造虚拟世界。这个以莫比乌斯环为原型理念构造的虚拟城市的最终目的,是想打通现实与虚拟、现在与未来。


“比如弥补亲人离世后再也无法相见的遗憾,”吕欣介绍,“再比如复制内容与场景的多维体验,这在未来的教育场景中也会有诸多应用模式。”


中国传媒大学已经率先在元宇宙世界中“落户”了,其虚拟校园已经在希壤中完成了搭建,并将在今年年底开放。在疫情常态化的背景下,“虚拟校园”或许将成为未来校园的一种新形式。



同样已经在元宇宙中落户的还有“三体宇宙”,赵骥龙在演讲中展示了“三体宇宙”在希壤世界中的“施工进度”,未来,三体与希壤还会在泛娱乐场景、消费场景、社交场景中开展合作。


在此次Create论坛中,“希壤”官宣的合作对象还包括MTA天漠音乐节、冯唐的系列艺术作品、英国的跑车和赛车生产商路斯特。各种经典IP入驻元宇宙的场景在国外也正同步上演,NBA、迪士尼旗下的漫威、米老鼠,经典电影黑客帝国等纷纷开辟虚拟世界。


很难说清究竟是IP在蹭元宇宙的热度、还是元宇宙在借力各种IP翻炒新花样——但集各类IP热度于一身的元宇宙在这个过程中已经赢得了一骑绝尘的热度,年底将至,而今年的最热IP当属“元宇宙”本身。


2.到达元宇宙,还有N座大山要翻


虽然元宇宙热度已经足够高了,但是实际体验却远没有想象中那么酷炫。即使Create大会的会场布置已经尽力在向虚拟世界的画风靠拢,但对于没有购买价值2000多元的VR眼镜的观众来说,面前的网页版直播画面还是让人觉得体验感欠佳。


“特效就是元宇宙吗?”甚至有人这样发问。


其实,在屏幕这头的观众体验感获得1%的提高,背后对应的都是多种技术的进步。就拿Create这种万人规模的大会举例,要能让十万人同屏处于同一个“超级会场”,并且每个人都有身临其境的感觉,起码要明显区隔“距离一米内、周围多人低语的嘈杂环境”与“十米开外演讲者较小的声音”,这在现实世界中虽然看上去理所当然,但虚拟世界中,就要涉及视觉、听觉、交互等不同技术,还需要超强的底层算力支撑。


英伟达中国区Omniverse负责人何展在此前曾提出,距离真正达到大家期盼中的实时沉浸的渲染效果,目前的算力还差10的六次方倍、也就是100万倍,可能要到2035年,才能实现真正的有体验的路径追踪算法的算力。


元宇宙是否向善也是不少人的担忧。虽然不少粉丝翘首以盼三体与元宇宙融合后的虚拟世界,但《三体》的作者本人刘慈欣却公开表示过对元宇宙的担忧。他认为,元宇宙是极具诱惑、高度致幻的“精神鸦片”,担忧人类沉浸在虚拟世界固步自封,“虽然可以在两个世界都有一份大脑拷贝,但是无形世界的生活如同毒品一样,一旦经历过那生活,谁也无法再回到有形世界,我们充满烦恼的世界对于他们如同地狱一般。


想搭上元宇宙的快车,浑水摸鱼捞一把快钱的人也不少,最近更是出现了千行百业“碰瓷”元宇宙的乱象:一家二级市场的红人经济公司天下秀,先是不务正业,推出了一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3D虚拟社交产品——“虹宇宙(Honnverse)”,然后紧跟着就宣称要在“虹宇宙里建设一栋天下秀的‘大楼’”。消息一出,股价立刻飙升,股民不仅加仓股票,还争先恐后“上车”购买“虹宇宙”里的虚拟房产,幻想着“一夜暴富”。



即使概念已经被疯炒到如此程度,说不清楚元宇宙到底是什么的人也不在少数。有人在得到App上购买了价值49元的“前沿课程”《元宇宙12讲》,听完之后却表示,“你要我说元宇宙是什么,我还是回答不出来,老师可能也无法完全解释清楚。”APP上显示,已经有7万多人购买了该课程。


但无论是技术阶段性的桎梏还是商业模式不清晰,都不能阻止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为元宇宙的未来痴迷狂热。在吕欣教授的演讲最后,他引用了马丁・海德格尔的一句话:只拥有一个现实世界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拥有一个诗意的世界。


当代作家冯唐展示了一段虚拟世界的“冯唐”在元宇宙中舞蹈的视频,他说“从小我就羡慕会跳舞的男生,但可惜我是个舞场上的白痴,不过有技术加持后,我小时候的梦想被实现了,那个‘冯唐’比我跳得好得多。”


人类对于构建美好的精神世界的追求从未间断,元宇宙或许能将那个世界更加具像化地带到我们身边。但现在,无论是现实IP的延展还是游戏的新玩法,与元宇宙已经挂钩的大多是上层的“填充物”,而元宇宙世界的本质架构仍然还不够完善,技术与新世界观的成熟尚需时间。

  • 539
  • 0
  • 0
  • 0
评论
登录甲子光年
其他登录方式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注册甲子光年
获取验证码
注册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绑定手机号
获取验证码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完善资料
登录即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
《甲子光年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微信登录
扫描二维码 | 授权登录甲子光年